bbs.ebne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881|回复: 6

招标风云(第十五回  不该来的春天)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1 08:02:42 |显示全部楼层
招标风云(第十五回  不该来的春天)  

    ****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殚娟。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

    李默白与郑叶文说笑着,不知不觉中,料理店的客人酒足饭饱,陆续离开,店员过来提醒两人,他们要打烊了,李默白一看表,已经夜里12点钟了,送郑叶文回病房后,李默白也很纳闷,自已竟然同一个近乎陌生的人,聊了近6个多小时,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一个星期后,李默白突然接到郑叶文的电话,说她要回总部了,下午的飞机,打这个电话是来向李默白道别的。李默白问她几点的飞机,郑叶文回说是下午2点整,李默白说,你在宾馆等我,我过去接你,郑叶文推说,已经很麻烦你了,我现在的伤已经不碍事了,自已能行。  

    李默白还是坚持着将郑叶文送到了机场,郑叶文在机场验票口与李默白握手告别,郑叶文动情的说,我这次回公司述职,大概一个月后回来,在S市因祸得福,能够认识你这样的朋友,我很开心,不过我想以后,还少不了有事要麻烦你,到时你可别嫌我烦啊。李默白打趣的说,有你这样的美女烦我,那是我求之不得的。郑叶文听了也跟着笑,开玩笑的说,你就不怕我缠上你。李默白又一本正经的说,好像有人曾经慷慨激昂的说,自已是独身主义者,怎么,看见英俊潇洒的李默白后后悔了。郑叶文嘻笑着说,后悔,才怪呢,拜拜。  

    送走了郑叶文,李默白心里突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惆惝,娜娜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自已的脑海里,李默白的心一痛,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娜娜,你现在哪儿呢,过得还好吧,一段段与娜娜相处往事的点点滴滴,在李默白的脑海中闪现,让李默白感到又幸福又伤感。  

    李默白开始着手公司定级事宜,材料准备全后,立刻带着材料找到市招标处李科长,李科长经过查验后认为问题不大,经处长签字同意后又转到省厅招标处,二个月后,乙级资质被省厅招标处审核通过。  

    为了庆祝自已公司的成功定级,李默白特意请一帮哥们去大酒店吃海鲜,饭后又在酒店开了一个包房,打麻将打到后半夜。一个哥们是严重的妻管严,而且家规甚严,虽然碍于情面不想离开,但在老婆电话发出的最后通牒后,还是选择重色轻友,悻悻离去,牌局三缺一,只好作罢,另两个哥们也告辞回家,李默白在包房里倒头便睡,一直睡到次日八点多钟。

    一觉醒来,打开手机一看,发现进来一条短信,是郑叶文发来的,内容大意是今天上午11点的飞机来S市,李默白给郑叶文回短信,告诉她自已去机场接她,让她在机场出口等自已,抓紧时间起身洗簌,一通忙活后,简单的吃了口饭,开车直奔机场而去,中途还顺便买了一束鲜花。  

    郑叶文乘坐的班机准点降落在S市机场,李默白一眼就认出夹在人群里走出的郑叶文,赶紧向郑叶文挥了挥手,郑叶文也看见了举着鲜花向他招手的李默白,眼里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此时的郑叶文,已经看不出一丝受伤的样子,看来伤情是彻底恢复了,至少表面是如此。  

    郑叶文用拳头捶了李默白的肩头一下,笑着说,嘿,李默白,你真够哥们,李默白笑着说,没什么,我今天也正好没事,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郑叶文嗔怪的说,怎么,嫌我烦了,我都走2个多月了。李默白陪着笑说,你误会了,我是希望你在家多呆呆,把伤彻底养好,伤筋动骨一百天,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吗。郑叶文笑着说,我哪有那么金贵,你看,我现在全好了,说着,夸张的在原地转了一圈。李默白高兴的说,看你伤好了我真的很高兴,走,中午我请客,想吃什么。郑叶文笑着说,不能总让你请客,你不是想让我欠你越多越好,想着最好是我没能力还,不得不以身相许吧。李默白也被逗笑了,说,不就是一次饭吗,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你现在是客,我是主,没听说过S市是一个最有人情味的城市吗,我请你也是在尽一下S市人民的心意啊。郑叶文见李默白狡辩,咯咯的笑着说,我这次来,可就不走了,公司已经在这里设立了正式的办事处,我因为有病,在家里多呆了一些日子,公司里其他的同事早已经开始忙了,我明天就得到公司正式报到。  

    那正好,李默白说,就让我荣幸的,最后一次以主人的身份,请你吃顿便饭。你们公司在这里落地后,这里也就是你的第二故乡,你当然也就成了S市的新主人了。就让我在还能以主人的身份请客之前,赏我这个面子吧,李默白饶舌的说着,把郑叶文逗得咯咯直乐。郑叶文大方的说,好吧,不跟你争了,不过下回我请你,你可不许赖皮。  

    李默白先将郑叶文送到办事处,郑叶文将随身携带的行李交给办事处的同事保管,一切都安顿好了之后坐回到李默白的车上说,那我也再荣幸的,占好客的S市人民一次便宜,接受你这个明显吃亏的邀请,对了,对我这么好,郑叶文看着李默白的眼睛,一字一句拉长了音的说:你-------吧。这句话说得李默白一愣,但李默白随即拍着胸膊笑着说,我保证,不,我再一次以S市人民的名义向你保证,今天的接风宴,是单纯的友谊宴,并且绝对会让你感到惊喜和意外。郑叶文惊愕的说,这么神秘,我还真有点好奇,能不能先透露一下,李默白嘿嘿的笑着说,当然---不可以。  

    李默白掉转车头,车子没有向市区开去,而是上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车子颠簸着沿着荒无人烟的农田开去,郑叶文有点不解的问,我们这是去哪,李默白神秘的说,这个先保密,到时,你就知道了。又随口加了一句,是不是看着自已身处荒山野岭,又孤男寡女同处一车,没有安全感,后悔上我这贼车了吧,李默白鬼笑着说。郑叶文一脸无畏的说,怕,才怪呢,我可是学过女子防身术,要说怕,我还怕你没那胆量呢,说完又咯咯的笑个不停。  

    车子穿过一片松林,眼前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天然湖泊,沿湖泊周围能够看见散落着一间间民房,车子在一处大瓦房前停下,郑叶文笑着问李默白,你请我来难道是吃风景不成,我的肚皮可是已经打鼓了。李默白看着郑叶文疑惑的表情一语双关的说,秀色当然可餐,不过我们还是要先解决吃的问题。郑叶文奇怪的说,那我怎么没看见饭店
啊。你看看,李默白取笑的说,一提到饭店你就会联想到高高的楼房,其实市区里的大饭店,跟我今天请你吃的根本无可比性,一会儿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你看看那是什么。顺着李默白手指的方向,郑叶文才看见面前的瓦房前,居然立着一个不起眼的牌子,上面写着灶台鱼三个字,李默白解释说,今天我请你吃的就是S市顶顶有名的灶台鱼,至于为什么叫灶台鱼,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进入瓦房,郑叶文才发现这果然是饭店,服务员礼貌的将他们引导到一个包厢,不过郑叶文还是很好奇,包厢里没看见饭桌,包厢正中央有一个用砖砌成的锅灶,一口大锅放在锅灶上,灶台的上方很宽敞,完全用白色的磁砖铺装,上面摆放着几套餐具,锅的正中上方有一个排烟罩,灶台的四周摆放着几张椅子,李默白解释说,这可是本地小有名气的灶台鱼饭店,而且只此一处,别无分店,现在是中午时分,来的人少,一般人都是晚上下班后开车过来吃,那时候,你要不预约,根本没有位置,灶台鱼,顾名思义,就是用最原始的方法,用灶台炖鱼而且是现炖现吃,好了,不用我多说,一会儿你就见识到了。  

    说话间服务员礼貌地请两人去选鱼,李默白说,你就给我们来一条小点的吧,服务员不一会儿提了一条胖头鱼过来,说,先生,这条鱼你看怎么样,七斤八两,李默白示意服务员可以。服务员下去收拾鱼的空当,郑叶文对李默白说,太大了,我们两个人,根本吃不了,李默白笑着说,胖头鱼是越大越好吃,太小了,没长成,没味道,这条鱼,在他们这已经算是小的了,上次我同朋友吃的那条将近15斤,你看没看见外面的湖,这个鱼就是从湖里当天打出来的,做鱼的水也是从湖里提取的,这个湖盛产胖头鱼,肉质鲜美,是本地特产,另外他们做鱼时会放一种香蒿,也是本地的特产,正说着,服务员提了一桶水进来倒进锅里,将收拾好的鱼也放进了锅里,盖上锅盖,弯腰将灶台的灶门打开,加进去几块木块,用火点燃,一会儿工夫,水烧开了,香味也随之飘了出来,郑叶文用鼻子吸了吸,一股奇香泌入心脾,情不自禁的说,好香啊,服务员又将一盘白肉、一盘白菜、一盘香菜、一盘桐蒿、一盘宽粉通通倒进了锅里,李默白笑着问郑叶文,这种吃法,没见过吧。郑叶文笑着回道,去过农家乐,看见他们有在大锅里炖菜,不过今天这种直接在大锅里吃的吃法还是头一次,李默白对郑叶文说,他们这里自已泡的娃油酒相当好喝,你来不来一点,郑叶文笑着说,客随主便。  

    服务员给每人倒了一杯酒,灶里的火很旺,锅里的水被烧得滚开,李默白打开锅盖对郑叶文说,差不多了,你先尝尝汤。郑叶文笑着说,我早就等不及了,那我可真不客气了,说着用勺子盛着喝了一小口,马上又盛着喝了一大口,惊讶的说,我的天那,这汤,做的绝了,来,李经理,我借花献佛,敬您一杯,李默白吓得赶紧摆手,说,我的大小姐,你饶了我吧,这酒可是60度的烧刀子,你随意,我大点口,说得郑叶文又一阵咯咯的笑。  

    走出灶台鱼饭店,郑叶文吃得意尤未尽,提议在湖边走走,两人沿着湖边,说笑着向前走去。  

    正走着,突然,两人听见有人声嘶力竭哭喊着救命,顺着喊声,李默白看见湖边有两个小孩边哭喊着,边向自已这边跑来,湖水里有一个弱小的身影,在水里一上一下的挣扎,李默白下意识的冲了过去,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向小孩游去,李默白快要接进小孩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根本不会水,而湖水实在很深,李默白本来是救人,现在自已也变成了在水中挣扎,一连喝了好几口水,沧得眼前金星直冒,这时岸上的郑叶文也跳下了水,只见她熟练的拍打着水花,首先将落水的小孩拽上了岸,回头又向李默白游去,李默白实在是太沉了,郑叶文根本拖不动他,只能让他的头尽可能的浮出水面,很快,又有人听到呼救声赶到,在热心人的协助下,郑叶文终于将李默白拖上了岸。  

    李默白躺在岸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有人通知了落水孩子的家长,只见一个中年妇女疯了一样狂奔过来,抱着落水的孩子嚎淘大哭,孩子由于被及时救起,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受到了惊吓,有人提醒那个妇女,说,是那两个年轻人首先伸的援手,不然后果不可想象,中年妇女止住哭声,扑通一声给李默白和郑叶文跪下,直磕响头,说着感谢他们的话,李默白和郑叶文赶紧将中年妇女搀扶起来,中年妇女问两个人的名字和单位,说等当家的回来,一定会厚礼筹谢他们的大恩大德。李默白和郑叶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慰了中年妇女一阵后,两人转身离开,背后响起了一阵掌声和叫好声。  

    回到车上,李默白和郑叶文看着对方的样子,都哈哈大笑,末了,两人又犯愁了,这个落汤鸡的样子,怎么见人啊,李默白提议说,自已在单位旁租了一个房子,平时自己懒得回家,就在那住,咱们到我那先把衣服换一下吧。郑叶文表示同意,说,自已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也不能让同事们看见,不然说不定有什么闲话那。  

    车子在李默白租住的小区楼房前停下,李默白和郑叶文一下车,路过的人,看见两人一身湿潞潞的样子,都投来惊讶的目光,两人做贼一样的快步走进房间,李默白很快换好了衣服,这时李默白才想到,自己这里根本没有女人穿的衣服,无奈之下,只好找了几件自已的衣服交给郑叶文,不好意思的说,实在抱歉,你只能将就一下了,并说,我出去买点吃的,一个小时后回来,你把衣服换了,洗衣机在卫生间,你把衣服洗一下,明天应该能干,今天晚上你就住我这,我回我妈那住。  

    李默白在车里点着一支烟,感到脑袋发沉,闭上眼睛想先休息一下,随知竟然睡着了,醒来时一看,天已经黑下来了,有了充分休息的原故,身体又恢复了正常,李默白赶紧去饭店订了盒饭,匆匆赶了回来。  

    轻轻的敲了几下房门,门打开后,李默白看见穿着自已宽大的衣服,显得不伦不类的郑叶文,一下子笑出了声,郑叶文也笑了,李默白歉意的说,真对不住,我本想在车上休息一下,谁知睡着了,还说,我好像是你的克星,让你见我一次,就倒一次霉。  

    郑叶文说,这事怎么能怪你,我还真是偑服你,不会游泳,就想当英雄,说完不自觉的笑了,郑叶文接着说,不过说实话,你的做法真的让我感动,我认为你完全有资格申请见义勇为好市民的称号,怎么样,我帮你联系一下媒体,让人们都知道一下,你李大经理不但实业报国,而且还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李默白被说的不好意思起来,说,你这是夸我还是毁我,要不是你出手,恐怕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我李默白这个人了,你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郑叶文笑着说,好了,好了,别贫了,快进来吧。郑叶文接过李默白手中的盒饭,说,还真有点饿了,一起吃吧,李默白推说,自已已经吃过了,让她吃了早点休息,他明天过来接她。  

    李默白真的累了,回到家里倒头便睡,夜里12点钟,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迷迷糊糊摸过电话一看,是郑叶文打来的,电话那头郑叶文的声音有些沙哑,郑叶文说自已有点感冒,问李默白家里的药放在哪里,她自已找找,吃两片就没事了。李默白说,他那里没有药,并说,我一会儿过去,给你带去,郑叶文说,算了,太晚了,自已也没什么大事,睡一觉就好了。挂掉电话后,李默白实在放心不下,匆匆起床,让妈妈找了点感冒药后,急匆匆赶了过去。  

    郑叶文病得不轻,开门时身体摇晃的利害,郑叶文看出了李默白的担心,连说自已没事,李默白要带她上医院看看,郑叶文不肯,在李默白的再三坚持下,郑叶文才勉强同意,急诊医生检查并了解了一下情况后说,是着凉引起的感昌,患者因为前期骨折造成身体的抵抗力下降也是一个诱因,不过问题不大,给挂了一个吊瓶,开了一些药,叮嘱说需要回家静养几日。  

    回到家后,郑叶文的高烧依然没退,李默白买了医用酒精给郑叶文擦拭额头,并用热毛巾热敷了一下,郑叶文有气无力的说,自已太拖累他了,让李默白回去休息吧,自已没事,李默白实在放心不下,说,你好好睡觉,别胡思乱想,没准睡一觉醒来病就好了,自已在另一个房间里睡,有事叫一声就行。  

    第二天,郑叶文的病情没有减轻,依然没有力气走路,郑叶文通过电话向单位请了假后,让李默白将自己送回单位宿舍,李默白说,你病好之前,哪也不要去,什么也不要想,就在这安心养病,我把你害成这样,你这样走了,我会心不安的。说着又要扶郑叶文去医院,郑叶文说,医生都说了,这个病,养一养就好了,李默白拗不过她,只好给郑叶文烧水吃药。李默白给公司的小李打去电话,告诉他有什么事,电话联系他,自已有事这几天就不去公司了。  


    郑叶文在床上躺了三天,李默白不分日夜的护理了三日,买菜、烧水、做饭,李默白原本不起火,因此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得采购,好在房东做饭的碗筷灶具齐全,忙完了这些,还要将郑叶文不慎吐脏的床单、衣物和地板仔细的擦洗,不时的用物理方法给高烧的郑叶文降温,为了给郑叶文解闷,李默白又将自己收藏的黑胶经典唱片拿出来放给郑叶文听,并且搜肠刮肚的讲一些笑话给郑叶文解闷,三天后,一觉醒来的郑叶文脸上终于又出现了久违的血色,虽然还很虚弱,但能够正常下地走路了。而郑叶文也看到李默白明显有了黑黑的眼圈和一张明显疲惫的脸,特别是李默白原本刮得干干净净的胡子,现在看着倒象是一堆野草在疯长。  

    郑叶文看着憔悴的李默白有些过意不去,拉着李默白的手说,这几天真的是太麻烦你了,谢谢,说着说着,眼睛里出现了泪花,李默白故做轻松开玩笑的应对着,郑叶文使劲咬了一下嘴唇,挤出一丝微笑对李默白说,好了,我已经痊愈了,谢谢你三天来的关照,是时候告辞了,再不回去上班,我就要被竞争下岗了,说完含情脉脉的看着李默白,轻声地对李默白说,再见,拉着李默白的手却不舍得撒开,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两人都没再说话,无言有时其实是最好的表达,因为那是心在交流,过了好一会儿,郑叶文甩了一下头,又扑哧一声笑了,对李默白说,我有二个请求,你能答应吗,李默白心想,都说女孩的心事男孩你别猜,我怎么知道你的要求合不合理,但还是问,你先说第一个吧。听见李默白的回答,郑叶文脸上飞起一片潮红,低垂下头,轻声的说,我第一个请求是,想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可以吗。(本回完)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zzj0102 + 5 优秀原创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1

主题

136

好友

11万

积分

荣誉总版主

好人一生平安

Rank: 8Rank: 8

2011年元宵节宫灯图标 2011年金兔迎春庆新年许愿兔图标 2010感恩节许愿灯 招标师徽章 版主勋章 社区明星 终身成就奖 金点子奖 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1-1 08:16:45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期待继续……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新浪专业招标博客,内容详实,版面唯美:http://blog.sina.com.cn/u/1088532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6

积分

侠客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1 09:26:59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坛里高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1 11:17:26 |显示全部楼层
心情笔记:
    小说写到第十五回,我在为下一个高潮来临做铺垫,我想将故事中主人公情感纠结作为一个亮点来描写,可是自已又感觉是乎开始烦琐偏离主题,与主题不太搭界起来,思想性、艺术性、理论性、现实性、专业性的东西越来越模糊,我在想,自已是不是有意无意的在将一篇短篇小说人为的抻长了来说,来满足自已已经惯性的夜生活创作的快感,还是因为某种说不清的虚荣,理了理思绪,还是不大清晰,只好安慰自已说,能够敢于坚持的走下去,不管最后写出的是不是让人笑话的四不象,都是一种挑战自我的成功,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先去任思维天马行空,二稿后再思索主题进行删节,或者若干年后自已有更明晰的思路去完善,或者若干年后,看到自己当年竟然有精力写出十几万字的东西而引以为毫,现在要做的是,坚持下去,挑战自我,让生活多一分色彩,让更多的朋友们多一丝微笑。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光明使者

发表于 2010-11-1 14:11:00 |显示全部楼层
鲁讯文学奖的未来得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1 18:55:05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精彩了,支持楼主继续写下去[s: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1-4-18 16:33:17 |显示全部楼层
[s:56]  [s: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bbs.ebnew.com

GMT+8, 2020-11-25 13:04 , Processed in 0.05830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