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ebne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39|回复: 5

招标风云(第十八回   掘金者)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4 08:03:41 |显示全部楼层
招标风云(第十八回   掘金者)

   ****  
       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攘攘熙熙,皆为利往。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

        如今的李默白,历经几年的打拚磨砺,已经成为一个标准的商人,也是一个最有耐心的猎手,他对时机的把握与洞察,开始显露出无人能及的先声夺人,他的目标与梦想,永远是要让自已勇立潮头,他要成为第一,包括第一个发现猎物,第一个出击,第一个捕获,如今机会来了,他当然不会错过。听到郑叶文的提议,他的眼睛里明显地闪出了久违的光华。这不正是他一直以来在苦苦等待与追寻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吗,现在,机会,似乎离自已如此之近,仿佛触手可及。

        李默白小心的对郑叶文说,如果我想参与你们单位的招标代理工作,你认为我有机会吗。


    郑叶文说,公司选择招标代理单位,早已经有一套成文的规定,也是需要通过招标方式确定,也就是通过向自已了解的招标公司发出投标邀请,这种招标公司,一般前期都会通过各种关系途径,主动找上我们递交公司简历申请,我们合约部会根据接收到的材料有选择的进行回访,根据回访的结果,会向我们认为合适的递交申请的招标代理单位发出投标邀请书,在规定的时间内接受投标单位在投标截止时间前送达的投标文件,我们对投标文件进行封存后,在某个合适的时间进行评标打分,评标小组由工程部、项目发展部、合约物资部三方联合组成,进行评审打分,并最终推荐中标侯选人,结果报由公司派驻S市的刘副总裁定,刘副总会根据推荐结果进行最终确认。

  
    李默白听了点着头说:啊,是这样,你们大公司真的有一套,我就是搞招标的,现在倒要被你们先招一次,有点意思,李默白笑着说,我还以为搞定一把手就可以了呢。李默白接着说,我很想拿下这个项目的招标代理权,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郑叶文分析着说,这个吗,你的优势是你的单位就在我们的项目区内,你占有地域优势,这样可以让人联想到你同属地建设局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可以在我们进户考查时,尽量夸大说明你与属地领导的关系,这一点很重要,你的劣势是你的企业资质是乙级资质,没有甲级资质牌亮,可能经营范围规模也会受到限制,缺少脱颖而出的竞争力,不过这个也不能说明你没有机会,我们这次只是小规模示范区开发,从你公司资质来讲,完全可以胜任,在投标报价上,你要做的是尽量压低报价,当然,也不是无限制的压低,太低的报价,在我们这里可能也不会被接受。另外我们公司的内部关系也很复杂,不过,谁让你认识我呢,而我也想帮你。我来帮你想办法,让你有机会先参与进来,至于你能不能走到最后,那还得看机缘与运气,不过,不管结果怎样,只要你决定走这条路,我就会帮你,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成功与否,你可能都要付出点公关成本。李默白说,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肯帮忙就成。最后,郑叶文笑着说,好了,不谈这个了,再谈下去,让我感到这不是在家,还是和上班一样。然后看着李默白的眼睛,狡猾的说,好了,看在我或许能帮你的份上,你是不是得有点表示。

    李默白说,行,想吃什么,我请你。郑叶文听了摇了摇头说,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吃吗,你想报复撑死谁啊。李默白又说,那事成后我给你合同额5个点的提成,郑叶文说,我对你的钱不感兴趣。李默白听了又想了一下说,那这样,事成之后,我再请你去长白山天池旅游,郑叶文说,李默白,你不要耍赖好不好,上次在天池的时候,你不是已经承诺要带我再去天池南坡人工登顶,观赏高山杜鹃吗,你这么耍赖说明你很没有诚意吗。  

    李默白两手一摊,无奈的说,吃也不行,玩也不中,给钱你也不要,我是没撤了。大小姐,你不会是想包圆,想连我这个人一块打包拿走吧。郑叶文狡诈的笑着说,怎么,不行吗,是不是有点害怕了。李默白说,我怕什么,你的志向是走遍天涯海角的独身游乐主义者,在我眼里,你更象是长着翅膀飞行的天使,来在我这里,也只是暂时飞累了,歇歇脚而已,我李默白有自知之明,知道你不会因为我这个小人物,甘愿折断翅膀来到人间,做凡夫俗子吧。老天爷让你暂时出现在我面前,是上辈子,你一定欠了我的人情,所以今世注定再来帮我圆梦。李默白又骄情的说:你呀,是只令人艳慕的,但却需要不断迁徙的白天鹅,这里不是你的目的地,这时的气候也不适合你,你总有一天会飞走的,再者说,儿女情长,这也不象你郑叶文的风格啊。

    郑叶文被李默白的一顿高帽说的有些语塞,笑着说,当然是逗你玩了,走吧,唱歌去,今天高兴,我请你。

    李默白此刻已经完全陶醉在如何争取到S项目招标代理给他带来的快感中,哪怕只是向着目标迈进了一小步,他也兴奋不已,而此刻的郑叶文,无疑是他敲开财富之门的金钥匙,他当然会如资本逐利一样,曲意也要奉迎,因为,他是商人。

    李默白对于自己和郑叶文微妙的关系,一直采取的是防守和回避的态度,或许有些事情是真的说不清,只是,或许,只是或许他自己还没有发现和察觉,有一些潜移默化的东西,已经在他们的身上生根发芽,种下了前因,只是,或者说他还不愿承认或认同,可是,该来的,总是要来,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躲,有时也不行。

    李默白跟随郑叶文来到S市最为豪华的欢乐KTV,郑叶文让李默白先唱,或许是环境的影响,或许是心情的带动,或许是李默白年轻的身体里,本就涌动着激情的血液,总之李默白的兴致很高,抓过话筒,动情的唱了一首东西南北风,李默白的嗓音条件很好,唱得郑叶文一直用赞许、惊讶的表情注视着他,一曲终了,郑叶文使劲的鼓起掌,李默白反倒不好意思起来。郑叶文跟着也唱了一首山路十八弯,这是一首很有难度的歌曲,但郑叶文唱得却驾轻就熟,歌声曼妙,两人棋逢对手,你一首我一首的飙起歌来,房间里涌动着欢笑,一丝丝暖昧的气息也在滋生。

    李默白唱得嗓子有些干了,去买了一打啤酒,两人哈哈大笑着,一连走了几听,郑叶文选了一首情歌对唱,与李默白情谊绵绵的对唱起来,起先,李默白没有在意,后来,发现郑叶文的眼神,变得柔情、大胆而火辣后,李默白才开始有意回避目光接触,可郑叶文依然不依不饶,我行我束。

    最后,两人都有点唱不动了,李默白说:走吧,太晚了。郑叶文又说没尽兴,硬拉着李默白要去跳舞,李默白将表递到郑叶文的眼前说,你看看,几点了,该回去了,不然我在11点前肯定到不了家,我可不想违约,说得郑叶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悻悻的跟着李默白驱车回家。

       回到家,两人都洗漱完毕后各自回屋睡觉,只是李默白躺在床上无法入睡,脑中一直思考着如何顺利拿下Z公司的招标代理事宜,一想到这,就让他兴奋不已,他是个勇于挑战的掘金者,哪怕是为了沙中可能存在的一点点黄金,他都有勇气将整座山挖下。


    李默白知道自已面临竞争的残酷和白热化,不光是自己一个人对z地产公司项目感兴趣,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睛同样是虎视眈眈,无数个眼露凶光的猎人此该应该都在向Z项目聚拢,自已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结果没有公布时,总会有黑马异军突起,在万马奔腾的时候,也会有真正的忍者躲在幕后,他在关键时刻的出手,必是致命的一杀。现在是答案揭晓前各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斗志较力的关鍵时刻,李默白当然不能大意,他也明白,因为自已几年的招海生涯,让他深知,说是招标海选,其实可能评标会还没开始,其实已经结束了的道理。

    李默白想,自已如何出手呢。靠郑叶文吗,她确实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一定不是决定性的,他要的不是百分之百的希望,他要的是百分之百的实实在在的机会,李默白开始思索自已应该从哪个方面切入呢。

    李默白想,郑叶文这个人,有能力和热心,也确实是局内人,但结局其实她并不能左右,她只是合约部的具体工作人员,给自已传递信息,当然也是近水楼台的难得,可那远远不够,就算她是合约部的经理,按她所说,这个事,她也未必能力挽狂澜。自已现在要做的是,收集更多的信息,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于是他决定,不,他想马上找郑叶文再详细的谈谈,因为他知道机会稍纵即逝,作为一个聪明的商人,他知道抢占先机意味着什么。

    李默白起身,推开卧室的门,发现郑叶文屋里的灯已经熄了,看来郑叶文已经睡下了,有些失望的李默白起身从冰箱里找了几听啤酒,靠在沙发上边喝酒边想着心事。

        突然,郑叶文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李默白歉意的说,对不起,我睡不着,打扰你了。郑叶文大方的笑着走了过来,说,没什么,看你近来的表现,破例就让你违一次约吧,我知道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我和你提的项目的事,让你动心了,睡不着了。李默白假说,哪有的事,我真的是睡不着,问郑叶文要不要也来喝两杯。郑叶文说,算了,不承认就算了,那我可要睡觉去了,转身要走。李默白赶紧说,我还真想和你再了解一下情况,只是太晚了。郑叶文回过头笑着说,看看,让我猜中了吧。行了,李默白,你的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好了,我就成全你一下,陪你聊聊,不然,怕你今晚就要失眠了,你这样不睡觉瞎折腾,也影响我休息不是。  

    郑叶文拉了一把椅子在李默白面前坐下,看了李默白一眼后说,“呀,你在那喝干酒哪?”你这说是请我喝酒也没有诚意啊。李默白不好意思的说,那,你等等我,我去外面看看能不能买点下酒菜回来。郑叶文笑着说,得了吧,你有这诚意就行了,你等等我,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20分种后,郑叶文做好了四道小菜,一盘炸花生米,一盘炝拌黄瓜块,一盘土豆丝,一盘干豆腐丝,郑叶文笑着说,只能做这么多了。

    李默白不好意思的说,我不会做菜,这么晚了又麻烦你,郑叶文笑着说,这是我自愿的,怎么,是不是感到又欠我什么了。

    李默白起开一听啤酒,说,来,我敬你。

    郑叶文接过酒,开门见山的说,行了,李默白,别遮遮掩掩的了,想问什么,就直说吧。

    李默白说,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我想拿下你们公司的这个项目,你知道,只要我能成为你们公司这个项目的首家招标代理公司,我就有机会和信心继续跟进,你们公司这次开发意向是100万平方米的住宅项目,这才是我的最终目标,不过我也知道,这个项目对于你们这样有实力的大地产公司来说,也只能算是成功落地S市的投石问路之笔,真正的大手笔还在后面,所以,我想好了,这次招标代理,我不想挣什么钱,只要我能界入做这个项目,将其他招标代理公司拒之门外,我就赢了。

   行啊,郑叶文说,你还真是有眼光,放长线,钓大鱼,你这么深的城府,都让我怀疑你们公司的车撞我,是不是你事先安排好的。

    李默白赶紧解释,说这纯属意外,也是天意,不然,我干嘛不直接撞你们刘副总,然后,借着交通事故的机会,我给他高额的索赔款,这样不更省事了吗。

    郑叶文笑着说,行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说看,你想问什么,我一定全部告诉你。

    李默白说,第一步,就是如何接触,让我能够在你们公司,进行招标代理海选前,进入到你们公司管理层的视线。

    郑叶文说,这个吗,很简单,你明天直接到我们公司来,你要假装碰到我却不认识我的样子,然后当着我的同事的面对我说,你是开发区某某招标公司的经理,了解到我们公司正在进行的Z项目,可能需要选择招标代理单位,然后谎称是在建设局的某个领导那得到的消息,对了,你在这,同当地建设局的关系一定没问题,你随口提一个就行,我会直接把你领到我们合约部经理那,就说是开发区建设局某个领导介绍过来的,他一定会给你面子,我们合约部经理对这的情况也不了解,跟建设局也不接触,建设局那边的事一直都是项目发展部在跑,合约部和项目发展部向来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她不会知道底细的,她也一定会出于各种考虑而接待你,这样,你可以用这个机会跟她接触上,至于怎么说,顺杆往上爬,不用我教你吧。

    李默白问,你们合约部经理是男的还是女的。郑叶文笑道,女的,你问这个干嘛,我们合约部经理姓张,今年应该是36岁了吧,人很漂亮也很能干,跟我的关系也很好,不过,我现在还不方便出头,你先跟她接触上,以后我视情况界入,第一次见面只是简单的接触而已,别抱太高的期望值啊。

    李默白接着问:那工程部经理呢,你们关系怎么样。郑叶文说,工程部经理姓周,今年应该快50岁了吧,我跟他只是一般关系,这个人,花心的很,在我们单位是有名的情圣,所以我们女同志都躲着他走。不过这个人很有人脉关系,在单位很吃得开,人很仗义,人缘很好,就是好色,说着,顾自的笑了。

    李默白又问,那项目发展部经理呢。郑叶文说,项目发展部经理姓刘,人很油滑,他说的话,最不靠边,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爱钱如命,爱钱但办事却没有原则。谁拿的钱多,他给谁办事。那些没办成事的他对钱也照拿不误,事后他还总有办法推脱,所以同他办事,你要格外当心。

    李默白问,刘副总那边呢。郑叶文说,刘副总这个人是真正干事业的人,办事认真负责,人很好很正直,所以,只要你的投标文件过了以上三关,到他那里,基本上就通过了,一般来讲不会出什么问题。

    两人愉快的说着话,不知不觉中每人又喝了四五听啤酒,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却仍然兴奋的谈论着,郑叶文突然说,好了,不提这些了,一直在你提问,我在说,工作上的事,说也说不完,我最不愿在工作之外的时间谈工作,说点别的话题,说到这,郑叶文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哀怨的表情,但她还是笑着说,说说娜娜的事吧,你还想她吗。

    提起娜娜,李默白感觉血往上涌,酒劲是乎也上来了,让他有了一种无法压抑得住的悲伤,李默白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现在也找不到她,不知道她在哪里,一晃七年过后了,音空信藐,第一年我找过他舅舅几次,他舅舅只说他在广东,他也联系不上她,广东那么大,我根本无法找起,他舅舅工程完毕后,手机号码更换了,我现在连他舅舅也联系不上了。说着说着,眼圈一红,竟然失声像个小孩子似的哭了出来,郑叶文看着李默白的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眼圈一红,也落下了眼泪,用手扳着李默白的肩头,带着哭腔笑着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说哭就哭啊,说完,竟然一把抱住了李默白,两人互相拥抱着,开始号淘大哭起来。

    可能是酒都喝得过多的缘故,也可能是同样的忧愁让酒精钻到了空子,使人的理智迷失,也可能是连日来的相处,让两个人已经开始了对彼此的欣赏,让人与生俱来的两性相吸的本能占了上风,也可能正值壮年的两人,那久被压抑的原始欲望需要发泄。

    于是,当干柴遇到烈火,当小船遇到暴风,是宿命吗,干柴注定会被点燃,小船注定会被吞噬,当理智的大门失守,当欲望占了上风,那曾经经久的等待和坚守,那曾经风花雪夜的山盟海誓,在这一刻,都崩溃于无形。

    或许此刻,是丘比特瞌睡时不慎射出了神剑,或许是月下老人因贪杯系错了红绳,结果让情欲之海将两人彻底淹没,再现了巫山云雨花恋蜜蜂。

    狂泄不止的不只是短暂的欢愉,或许错过的,是无语的对旧爱的本应坚守的忠诚。

    而此刻,迷情让两人紧紧拥抱,燃情的肉欲让两人忘我纵情,暗夜中色欲的魔鬼在频频的晃动符咒,滚落在地的两人,都在进攻,两人的手都在下意识的找寻对方的纽扣,暴风雨来了,势不可挡,如果这是纯真的爱,如果注定要发生,吃人家一粒米,也是人家请了你的客,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本回完
)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zzj0102 + 5 原创小说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1

主题

136

好友

11万

积分

荣誉总版主

好人一生平安

Rank: 8Rank: 8

2011年元宵节宫灯图标 2011年金兔迎春庆新年许愿兔图标 2010感恩节许愿灯 招标师徽章 版主勋章 社区明星 终身成就奖 金点子奖 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1-4 08:26:13 |显示全部楼层
又抢了一回沙发!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新浪专业招标博客,内容详实,版面唯美:http://blog.sina.com.cn/u/1088532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万

积分

光明使者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4 08:51:25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有意思了,隐隐约约感觉那个双胞胎小孩就是李默白的小孩哦,猜测ING!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4 10:27:04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用问,肯定是的,小说都是这样子的,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4 10:51:23 |显示全部楼层
回楼上网友朋友的问题:

        这个伏笔被你们识破了,如果你们有兴奋猜一下,他们会以什么方式见面,.不过,或许你们猜的正是我要写的,不过,如果你们猜对了,我肯定不会那么写了,看你们能不能害得我别无选择,必须按你们设想的思路写下去呢.哈哈,很高兴看到你们能够跟贴,这是对我最好的鼓励,期待中...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6 09:04:00 |显示全部楼层
芸芸众生,能再联系,虽然不能以真面目相认,但也是缘份的一种。我觉得他们应该在竞争激烈的商场再见的,同行是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bbs.ebnew.com

GMT+8, 2020-11-25 13:32 , Processed in 0.07781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