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ebne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14|回复: 9

招标风云(第二十回  签语千寻)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8 08:03:21 |显示全部楼层
招标风云(第二十回  签语千寻

    *****

    桃花屋坞下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子种桃树,又看花来又看仙,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别人看不穿。

    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
        郑叶文与李默白吃完饭,两人都不想多说话,早早的睡下了。午夜时分,郑叶文做了一个恶梦,梦中,她看见一只疯狗向自已扑来,这让郑叶文打了个激灵从梦中惊醒,伸手去摸身边的李默白时,却扑了个空。

       按亮了床头灯,郑叶文发现身边不见了李默白,看了看表,已经凌晨1点了,来到客厅,发现李默白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喝着干酒,李默白见郑叶文从卧室中走出,歉意地对郑叶文说,我睡不着,想再坐一会儿,你先睡吧。

       郑叶文伸了个懒腰,笑了笑说,没什么,反正我也醒了,正好陪你聊聊天。

      郑叶文问李默白:“有心事儿?”李默白冲她点了点头说:“我在想工程部周经理这人,我就不信拿不下他了”。

       郑叶文靠在李默白的怀里说:“默白,实在不行,就放弃吧”。

       李默白愤愤地说:“放弃,不行,我不能放弃,放弃这次机会,Z项目对我来讲,就算向我永远关上了大门,你也知道,只要谁在这样的地产项目中取得首次合作,路就算开了,很容易继续走下去。以后的招标代理委托,那也就顺理成章是你的了。你想没想过,就这个项目的东风,我们同Z地产公司在S市的发展一路合作下去,现在乃至未来对一个招标代理公司来讲,会带来多大的利润,这个钱,几乎就可以让我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况且我们已经付出了2万块钱的血本,我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做十分的努力。

       李默白又叹了一口气说,你不知道现在我们做招标代理的处境有多难,全市现在有100多家招标代理单位,投机挂靠着干的还没算在内。现在招标代理资质准入门槛太低,什么人都可以干,不光是我,大批的人都看到了这里的商机,纷纷在S市和周边开发区招标代理市场跑马圈地,而且很多招标代理公司的后面,都有一定的强有利的社会背景存在,更甚者某些建筑行业的主管部门的某些实权人物也来分一杯羹,他们或明或暗的隐在背后,利用手中的权利,与甲方在招标上做着双方心知肚明的交易,这就让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越来越没活路了。你可别小看这股力量,他们的能量惊人,就说招标代理费,对于甲方来说,本来就是给谁挣都是挣,甲方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换句话说,就算是在招标代理费支出方面赔了,在别的方面得到的照顾,完全找补得回来。这里面的水越来越深,我是个小人物,没有背景,我是完全靠个人的努力走到今天,象我这样的人在S市还有一些,反正我们现在已经被挤在了食物链的最下流,只能靠互相残杀,压低价格,寻找机会来生存,你别看我表面风光,其实我现在是走下坡路,公司的业绩现在可以说一落千丈,勉强做的几个项目也是薄本经营,我算过了,我挺公司一年的花费要在15万元以上,我现在的感觉是在给下属打工,一年的工资、房租、社保、教育基金、残疾人保障金、这个学习,那个会费,哪个也不是小数目,这还不算上逢年过节的人情份子钱。现在的管理部门有些人,你送钱给他,他不一定给你办事,你不送钱,他一定会找你麻烦,而且胃口还越来越大。现在都说房奴、车奴,我不感觉现在自已是老板,更感觉自已是个“标奴”。

        “好了,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了”。郑叶文偎在李默白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李默白说。

        能不想吗,李默白发愁地说,我要努力挣钱,我想给你买套大房子,不,我的目标是一套花园别墅,我还要买一辆奔驰大吉普车,没事的时候咱们去旅游探险,我要挣好多好多的钱,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你有一天想要一个孩子了,那我就更要多挣一些钱了,我要留给我们的孩子一大笔的财富,让他以他老爸为荣

       郑叶文望着李默白,知道这是个事业型的男人,骨子里天生就有成功的诉求,都说事业在男人的心中,永远是第一位的,不管男人怎么说不在乎,这都是事实。

       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李默白了,郑叶文的心一阵的痛,她觉得自已应该分担爱人的忧愁,有必要做点什么,她不想让这个她心爱的人如此痛苦,她怕他会就此倒下,她也不愿看见李默白的雄心被无情的现实抹去,她更不忍看见失意的爱人,以后会在悲伤无奈中度日借酒浇愁。

    都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在支撑,郑叶文就是其中的一个,这是个为爱敢于牺牲一切的女人,甚至牺牲自已也在所不惜的女人。

    郑叶文,清楚地知道,Z项目对于自已而言,已经变成了一个被人预谋的陷阱,自已只有跳进去,李默白才能够从井里走出来。局面发展到现在,就算李默白再怎么努力,也会于事无补,如果自已不出手相助,机会就注定会与他擦肩而过了。

    郑叶文有点恨自已,或许自已不该给李默白引荐周经理,或许如果没有自已的参与,凭李默白个人的能力还有一丝生机,现在这个希望,已经为一个对自已占有欲更强的魔鬼所左右,这个希望,也会被这个人轻而易举地扼杀。

    这个人,就是工程部周经理,他曾明确的对郑叶文说,他答应帮忙的唯一条件,就是要郑叶文陪他一晚,并且保证仅此一次,他对两次趟进同一条河的事不感兴趣。当时郑叶文狠狠地给了对方一个巴掌,说,行,你等下辈子吧,如果老天不开眼,还能让你变成人再来和我说。郑叶文心想,这种东西,如果有下辈子,只配做头猪。

    周经理也叫板地说,如果李默白能够得到这个项目,他就随他李默白的姓,他也会从此离开工程部。那个场景昨天才发生,而且还历历在目,现在为了心爱的李默白,郑叶文却在心中,强迫着自已做出了一个糊涂的决定。

        第二天,郑叶文走进了周经理的办公室,十分钟后,郑叶文眼含泪水走了出来。

        中午时分,李默白接到了郑叶文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郑叶文对李默白说,单位派我出差,大约需要三天的时间,马上就得走,让李默白多保重,说着说着,就哭开了。李默白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了,郑叶文假说:“一想到有三天见不到你,我有点伤感。”李默白笑着劝她路上当心。

        这天,李默白在单位无事可干,拿起电话拨打郑叶文的手机,手机提示对方已经关机,李默白一连拨打了几次,均是如此,心情有些烦燥的他的打开电脑,登陆论坛后发现有短消息进来,打开一看是网名1998白玫瑰1998给自已发过来的留言,留言上说,看了李默白的短消息,说她自已并不是对方想象中的那么幸福,唯一幸福的是,她以自已的两个宝宝为荣。李默白马上在留言中回复道,你的两个小宝宝真的很可爱,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你能不能给我的邮箱里发一张你两个宝宝的照片,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小孩,自已曾经梦想着要个双胞胎,哈哈,我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下了线,李默白拨打周经理的手机,手机铃声响过几声后就被挂断了。气得李默白在心里直骂娘。

        第三天晚上下班,李默白回到家里,发现郑叶文躺在床上一脸疲惫,眼睛有些红肿。李默白赶紧上前,一把抱住了郑叶文关切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郑叶文勉强的笑了一下说,没有,就是感觉有点累,想休息一下。李默白说,那你躺着,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郑叶文摇了摇头说:“我现在就想一个人呆一会儿,太累了,吃不下。你自已去外面吃点吧”。李默白不肯,说:“那我下点面条吧。”郑叶文虚弱的点了点头。

        面条煮好后,郑叶文勉强吃了一小碗,李默白关切的问:“用不用去医院看看,你的气色也不大好”。郑叶文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见郑叶文这么说,李默白也没有再问下去,开始诉起了苦,说自已象个孙子似的打周经理的电话,可是现在,周经理根本不接自已的电话,说完骂了句脏话后,开始叹气。

        郑叶文看着发愁的李默白,长舒了一口气后,挤出一丝微笑对李默白说,那个周经理的事,你不用烦心了,我这两天虽然出差,但也替你把事办了,我把这事对张姐说了,张姐表示一定帮忙,张姐这个人真是好人,她说周经理想安排施工单位参与投标,来找张姐帮忙,所以张姐就同周经理摊牌了。郑叶文望着李默白的眼睛深情的说:“好了,默白,别再为这个事烦心了,你现在只要把投标文件及时递交上去,就等着中标吧”。说完,郑叶文又不自然的笑了笑。  

        真的吗,听见郑叶文这么说,李默白马上跳了起来,一把将郑叶文抱了起来,在地上转着圈兴奋的说,你真是我的好老婆,是我的福星,对我来说,比登天还难的事,你这么容易就搞定了,李默白在郑叶文性感的红唇上忘情的亲了一口后,目光又被郑叶文微露的白嫩酥胸吸引,一下来了性致,抱着郑叶文就向卧室大步走去,郑叶文挣脱着站了起来,用手推开了李默白的热情,轻声说,今天不行,我真的太累了,改天吧。李默白只好遗憾的作罢。

        事情,出乎李默白想象的顺利,自已奇迹般的成为了Z地产公司招标代理供应商,签订完招标代理合同书后,李默白硬拉着郑叶文,来到S市最贵的一家酒店庆祝,两人都喝得酩酊大醉,郑叶文更是醉得一塌糊涂。

        李默白与郑叶文互相搀扶着回到家倒头便睡。

    李默白作了一个梦,梦中李默白看到了成功正向自已走来,大把的钞票,雪花一样的向自已聚拢,自已买了一套大别墅,别墅被钟点工打扫的干干净净,一辆心爱的大吉普车停在车库里,郑叶文为自已生了一对儿女,儿子吵着要买小汽车,女孩吵
着要自已给买芭比娃娃,自已和郑叶文走在街上,所有的人都向他们问好…,李默白不自觉的从梦中笑醒,醒来后,感到口渴难耐,按亮了灯,想倒杯水喝,低头一看熟睡中的郑叶文,只见郑叶文的眼角有一行泪水流了下来。  

   
日子,不经意地过着,李默白也在不经意中幸福地憧憬着未来,对于郑叶文,李默白也觉察到哪里有点不对劲,郑叶文的脸上似乎缺少了往日的欢笑,但沉寂在成功幸福感中的李默白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更加呵护照顾着她。

   
一天,郑叶文回家对李默白说,她已经办完了辞职手续,李默白惊讶地问:“为什么?”.郑叶文说,母亲病了,她不得不回去照顾她。单位不可能让自已一直误工,所以索性辞职,并笑着对李默白说,你愿不愿意养我一辈子呀。李默白想了想说:“当然愿意。对了,李默白问,你母亲病得怎么样。听见李默白发问,郑叶文的情绪开始变得低落起来,叹了一口气说:”医生诊断说已经到了肝癌晚期,可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说着说着,嘴角一歪,失声哭了出来”。

   
李默白赶紧安慰道:“你别着急,一定会没事的,你打算什么时间走?”。郑叶文说:“我打算明天坐飞机回去”。李默白说:“那好,我陪你一起回去,我也该见见丈母娘了”。郑叶文说:“那你单位的事情怎么办”。李默白说:“你放心,小李这小子现在已经能独挡一面了,有事电话联系就行”。  

   
李默白没有想到,自已同郑叶文母亲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医院里,老人被病痛折磨得很憔悴,脸、脚、腹部明显的水肿。

    靠在病床上的老人,见到来探访自已的未来姑爷,还是忍着病痛,勉强的挤出笑容,欢迎李默白的到来。

    老人用慈爱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这个,让自已曾经一心不嫁的老姑娘,能够突然改变主意,并且要死心塌地追随一生的男人。

    老人示意李默白坐到床边,在仔细的打量了李默白一番后,笑着开口说,听叶文在电话中提起过你,我也想见你一面,想看看你有什么魅力,征服了我这个不听话的姑娘,今天见到你了,我很高兴,从外表就能看出,你是一个值得我姑娘,拖付终生幸福的好男人,把叶文交到你的手上,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李默白赶紧说,大娘,您说哪里的话,您的病,养一养就好了,别多想,配合医生治疗,病好后,我和叶文接你去S市享福,我们俩一起服侍您老,我还等着您给我们看外孙呢,说着挤出一丝笑来,冲郑叶文说,是不是啊,叶文。郑叶文赶忙答话:“就是吗,妈,医生都说您的病真的没事”。老太太苦笑了一下说:“我也想啊,可我的病我知道怎么回事,你们也不用瞒我,我是真心的希望你们生活的幸福,不要象我,老了老了,还得孤零零一个人过”。说着叹了口气。李默白忙说:“您说哪里的话,您不是还有我和叶文呢吗”。老太太笑了笑说:“好了,小李啊,叶文我就托付给你了,她的脾气不好,遇事你多让着她点,她这个人那,是刀子嘴,豆腐心,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不容易,要懂得珍惜。对了叶文,老太太对女儿说,你的毛病必须改一改了,不能再任着性子胡来,小李是个做事业的人,在外面会有很多事烦心,女人吗,就要学着做个贤妻良母,这样家庭生活才会幸福。你听没听见啊”。郑叶文忙点着头说:“妈,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李默白陪着郑叶文在医院里呆了三天,因单位有事,他不得不返回。

   
回到S市的李默白,一直通过电话与郑叶文联系,询问她母亲的病情,了解情况。一次,郑叶文在电话中对李默白说,自已的父亲知道母亲得病的消息后,也赶到医院来同自已一起照顾母亲,两个人还是有感情的,有一次,她在病房中看见爸爸拉着妈妈的手,两个人一起哭着、笑着掉眼泪。

   
又过了一段时间,郑叶文打电话告诉李默白一个好消息,说自已的父亲同病重的母亲,由自已陪同着去了民政局办理了复婚手续,电话中两人一阵感慨。

   
李默白再次见到郑叶文母亲的时候,老人已经去世了。郑叶文说,妈妈走的很安祥,在睡梦中辞世的。

   
在告别悼念会上,郑叶文抱着母亲的遗像长跪不起,失声痛哭。殡仪馆里,人山人海,人们带着对逝者的敬意与不舍在这里相聚,逝者已逝,生者坚强,在这里,李默白开始感到似乎有一种什么东西在撞击着自已的心灵,自已的内心出现了少有的平静。

    是啊,生死两重天,生死一线间。每个人都会赤祼裸的来,又赤祼裸的离去。表面上看,可能风光无限,可是再强大的生命,在死神面前,都脆弱的可以被一阵风吹去,最终化尘与土,消失与无形,在这一刻,权力、金钱、地位、欲望、争斗,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李默白没有让郑叶文去火化炉旁,他怕郑叶文因悲伤而失控,老人火化后,骨灰装在了一个小小的骨灰盒里,李默白出钱买了一块墓地,将老人的骨灰安葬在满是苍松翠柏的息园里。

   
烧过头七以后,为了让郑叶文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李默白打算带着郑叶文四处走走。郑叶文生性喜欢旅游,李默白想,或许改变环境能减轻她的悲伤。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五台山,五台山秀美的风光和独特的人文景观,确实起了作用,郑叶文的心情又变得开朗起来,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这让李默白很开心。

    这一日,两日信步走入一座古庙,李默白捐了功德后,老和尚问两人抽不抽签,李默白来了兴致,随手抽了一个,老和尚看着签号,从一个大柜的格子里找出一张叠着的纸交给李默白,展开一看,是幅画,画中画着一个鲤鱼,正在奋力的跳过龙门,老和尚看了笑了笑对李默白说,恭喜施主,这是个上上签。

    李默白让郑叶文也抽一个,郑叶文有点紧张,选了半天,才小心的抽出一个,老和尚也对应着找出了一张叠好的纸,交给郑叶文,郑叶文展开一看,里面是二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本回完)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汉瓦 + 5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1

主题

136

好友

11万

积分

荣誉总版主

好人一生平安

Rank: 8Rank: 8

2011年元宵节宫灯图标 2011年金兔迎春庆新年许愿兔图标 2010感恩节许愿灯 招标师徽章 版主勋章 社区明星 终身成就奖 金点子奖 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1-8 08:27:48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悲喜无常!
风光的背后,付出的艰辛和无奈往往都是不为人知的。
感谢楼主!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新浪专业招标博客,内容详实,版面唯美:http://blog.sina.com.cn/u/1088532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2

积分

骑士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8 08:28:06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先抢沙发坐啰![s:125]辛苦了!期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1

主题

136

好友

11万

积分

荣誉总版主

好人一生平安

Rank: 8Rank: 8

2011年元宵节宫灯图标 2011年金兔迎春庆新年许愿兔图标 2010感恩节许愿灯 招标师徽章 版主勋章 社区明星 终身成就奖 金点子奖 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1-8 08:39:53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朋友,你来晚了一步,沙发还是我滴!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新浪专业招标博客,内容详实,版面唯美:http://blog.sina.com.cn/u/1088532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8 11:19:04 |显示全部楼层
成功男人背后是牺牲无数的女人吗,[s: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8 14:43:02 |显示全部楼层
心情笔记:

       人生  牵手

       快乐时,有人陪你同行,那是幸福

       悲伤时,有人陪你落泪,那是财富

       成功的人生,不应只是鲜花\\掌声带来的欢笑,而是你落魄时有人不离不弃甘心相随.

       亲情,是生命之树植根的土壤.

       友情,是生命之树得以常青的绿洲.

       爱人,是我们来世一起轮回的渴望.


        做一个快乐的人

        做一个幸福的人

        做一个拥有真正财富的人

        你做到了吗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8 16:54:0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想过那么多,我只想把眼前的事做好,然后孩子好好的,亲人健健康康的,别无所求啊简单生活就好!朋友一直在我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773

积分

圣骑士

发表于 2010-11-8 16:59:4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怎么感觉郑MM最终要悲剧收场了啊!
有事起奏 无事退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

积分

侠客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8 19:35:01 |显示全部楼层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支持楼上的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6

积分

骑士

发表于 2010-11-8 22:44:05 |显示全部楼层
[s: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bbs.ebnew.com

GMT+8, 2020-11-24 14:11 , Processed in 0.08670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