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ebne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60|回复: 5

招标风云(第二十一回  单行线 )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9 08:02:19 |显示全部楼层
招标风云(第二十一回  单行线   

    ****
    爱情,是一条心路,在这条路上,或许不止一人曾陪过你前行,人生路漫漫,或许总有阴差阳错让一段段感情嘎然而止,如果说失去是一种凄凉的美丽,你是否认同让这曾经浪漫的邂逅传奇,化为自已内心深处永恒的珍忆

    爱情,也是一段危险的旅程,不同的人会走到不同的十字路口,但你必须选择的是,向左还是向右。

    而婚姻,注定是一条单行线,而且是一条窄得仅容两人携手前行的单行线,逆行,是要付出代价的。

    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
        李默白陪同郑叶文一口气,游玩了近半个月,当李默白看见郑叶文日渐阳光的笑脸后,知道她已经基本从绝望的伤悲中走出,于是两人才携手返回S市。

        在征得郑叶文的同意后,李默白与郑叶文一起回父母的家,将郑叶文正式介绍给自已的父母。

        看着落落大方、长相甜美的郑叶文,李母脸上笑开了花,李父也乐得合不拢嘴,拿出了全部的热情招待着这个准儿媳,鸡、鸭、鱼、肉,山珍海味的做了一大桌子菜。

         饭后,李母拉着郑叶文的手,娘俩亲密的说着悄悄话。

    李母对郑叶文说:“我这个儿子哪都好,就是事业心太重,都老大不小了,也不成个家,这都把我和你叔愁坏了,媒人我们托了一大堆,好姑娘也给介绍了不少,可是李默白这个混帐小子一个也不去看,有几回人家姑娘亲自登门,他也不给人家好脸子看,把我这个当妈的都愁坏了,我和你叔在家闲得发慌,我们都盼望着早日抱大孙子呢,你哥和你嫂不争气,结婚都十来年了,你嫂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说着老太太叹了口气。

    娘俩越说越近乎。当李母听说郑叶文与李默白交往已经很长时间,并且住在一起后,李母又笑着说,默白这混小子,嘴还真严,他早该把你领到家里来,这事他竟然一点也没向我们提起,说完用目光盯着郑叶文的小腹看,看得郑叶文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母开玩笑的问,对了,你们一起也很长时间了,你怀没怀上,看着赵叶文脸上露出的窘态,李母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说完顾自大笑起来,说,你看看我这个没正形的老太太,嘴没有把门的,我是真想孙子想疯了,对了,选个日子,你和默白把婚结了吧,你们都老大不小了,这样我和你叔也净心了。

    娘俩说着贴心话,一直到李默白和郑叶文告辞走后,李母还望着郑叶文的背影,对老伴说,默白的眼光不错,真是个好姑娘,人长得漂亮,姑娘也会说话,我是真喜欢上她了,你看看她浑圆的屁股,一看就是个生男娃的旺夫相,回头我得跟默白这个混小子好好说说,别整天想着工作工作,努把力,赶紧种上,让叶文怀上我们李家的骨肉,这样也就拴住了女人的心。女人啊,天生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有了孩子,再野的女人也会收心,好好同你过日子的。看着李母陶醉的样子,李父笑了笑,没有说话。

        日子就这样,不经意的过着,郑叶文一直赋闲在家,无事可做,虽然郑叶文表现的很乐观,可李默白也看出了郑叶文因无聊和寂莫所显露的失落感。李默白尽可能的空出时间来陪她打发孤独,但李默白知道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李默白了解郑叶文,知道郑叶文在内心深处,是个事业型的好强女人,她不是一只喜欢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她的梦想是在属于自已的一片蓝天里飞翔。李默白想,再这样下去,郑叶文早晚会憋出病来。

        李默白动过让郑叶文来自已单位上班的念头,一想又不妥,一来单位根本不缺人手,自已一天都无所事事,郑叶文来了就更无事可做,二来李默白也深知家族式企业管理的弊端。李默白鼓励郑叶文去市场找一份自已喜欢的工作,郑叶文也试着去应聘了几次,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工作和机会,这让郑叶文变得不自信和郁闷起来。

        李默白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一天他对郑叶文说,咱们结婚吧,郑叶文表示同意,可是有两个问题摆在面前,一个是房子,另一个是郑叶文的母亲刚去世,她觉得现在结婚不妥,李默白想想也是,只能等等再说吧,但是两人觉得当务之急还是趁现在房价不高,应该先把房子买下来。

        李默白白天没事就拉着郑叶文四处看房,最后相中了一套180平米的四室一厅的准现房,价格、位置、格局、朝向、物业管理等方面,两人都感觉很满意。

    由于李默白手头的资金有限,于是两人决定贷款买房,一切手续很快办妥,拿到新房的钥匙后,李默白笑着对郑叶文说,我现在不但是“标奴”,还是标准的“房奴”了。逗得郑叶文也不住的笑。

        房子装修的事,李默白乐得全权交给郑叶文处理,郑叶文是个办事讲求尽善尽美的人,这注定了她要比别人受累。郑叶文早出晚归的忙活,晚上回到家,撒娇的对李默白诉苦,说着如何如何累,卖装潢材料的商家如何如何黑心,工人如何如何油滑,不老实干活之类的话,从她的诉苦中,李默白能够觉察到装修新家的工作,给郑叶文带来的充实快感,李默白心里暗自高兴,看来自已的目的达到了,郑叶文已经把全部的注意力,转移到对新家的期待中,至少暂时忘记了失业的烦恼。

        李默白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在办公室安心的上班了。李默白打开已经许久未用的电脑,发现邮箱里有一信电子邮件。打开一看,里面还有简短的几句留言,写着:我在附件里给你上传了我的两个宝贝,小默和小白前两天去公园的照片,请查收。

    小默、小白,李默白嘴里念叨着,突然象被电击了似的一怔,马上打开附件将照片下载到电脑里,这张照片像素点很清晰,两个孩子手牵着手顽皮的打着V字手势,李默白越看感觉越像自已,有几处也像赵娜娜,再仔细一看背景,如此熟悉,竟然是在S市动植物公园门前留的影。

    李默白马上查看在线列表,发现网名1998白玫瑰1998还在线,于是他马上发了个短消息过去:“娜娜,真的是你吗,我是李默白”。然后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看是否有新短消息进来的提示,可是一直未见回复,李默白一连按着F5刷屏,一边等待,过了半天,还是没有新的短消息,李默白再次查看在线列表,网名1998白玫瑰1998的网友已经下线了。

        李默白连着等了几天,始终未等到任何回复,又在网上留了几次言,还是音空信渺,查看一下娜娜的最后登陆记录,记录上显示她自从上次下线后,没再登录过。娜娜,又一次从李默白的视线中消失了。

        李默白坐不住了,托电信的朋友按照IP地址进行了查询,IP地址显示对方登录的地点所属为Q建筑公司。

        李默白按照地址驱车赶往Q建筑公司,李默白在Q建筑公司门前刚一停下,就看见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从楼里走了出来,李默白仔细一看,还是认了出来,此人正是赵娜娜的舅舅,只是苍老了一些,穿着却比七年前讲究了许多。

    李默白跑了过去,对方也看见向自已走来的李默白,娜娜的舅舅怔了一下后,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气乎乎的转身向一辆VOLVO轿车走去。李默白赶紧拦住打算驱车离开的娜娜舅舅,热切的说,舅舅,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李默白啊,咱们见过面的。

        李默白看见了娜娜舅舅眼中燃烧的怒火,但他仍拦住几欲推开自已的娜娜舅舅,固执的不让对方上车,希望对方能听自已解释,娜娜的舅舅气愤的望着李默白,没有说话,任由李默白兀自说着什么,过了好半天,娜娜的舅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我当然知道你是谁。”  

        最终,娜娜的舅舅还是压着怒火,在李默白的一再坚持下,跟随李默白来到一家茶楼坐了下来。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愤怒可能源自个人因信息缺失造成的误解,沟通才是增进了解互信,解决问题的关键。

        娜娜的舅舅带着责备和兴师问罪的口气,首先打开了话匣子,李默白也才了解到事情的全部经过。

    娜娜的舅舅说,李默白,其实,按理来讲,你是我的恩人,我是不该对你不礼貌的。可是,娜娜,真的让你害惨了。

    原来,娜娜一气之下出走后,在深圳的朋友处打工,可是,不久,娜娜就发现自己已经怀了几个月的身孕,朋友是个好心人,劝她打掉这个孩子,可是娜娜坚持不肯,朋友让娜娜回家找亲人帮忙,娜娜也不同意,朋友没有办法,一直帮助照顾着娜娜,孩子出生后,更加愁人,竟然是个双胞胎,娜娜一个人根本伺候不过来,也不好再一直麻烦朋友,娜娜才给舅舅打电话,娜娜的舅舅,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感觉如五雷轰顶。不过话说回来,生气归生气,必竟血浓于水,娜娜的舅舅还是亲自去深圳,将月子中的娘叁接了回来。

    娜娜的舅舅说:“我将娜娜母子接回来后,由你伯母帮着照看,你说一个大姑娘家,没结婚,就生了孩子,在农村是多么丢人的事,我发了火,我原打算让她把孩子送人,娜娜却实在舍不得,死活不同意,逼急了,还要带着孩子离家出走,我也是怕出事,不敢太逼
她,只好随她去了。”

    娜娜的舅舅说:“我问她这个孩子是谁的,她死也不肯说,不过我能猜出来,肯定同你有关系,我去你们单位找你,单位的人说你辞职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打你的电话,你的电话也已经停机了。”李默白听到这里忙解释,说他的电话其实是被小偷偷走了。

    娜娜的舅舅接着说:“没办法,孩子只好任娜娜养着,最初几年母子三人艰难度日,受的那个苦就别提了,这期间,好在我的事业也有了转机,当然说句良心话,这也得感谢你,不然说不定我已经走了绝路了。”

    娜娜的舅舅又着重地说:“你给我介绍的工程结束后,我还清了借款,而且那个歪楼的事也有了转机,工程在经过详细论证后重新上马,我被拖欠的工程款也要了回来,我和手下的兄弟经过这几年的拚搏,也有了一定的积蓄,我也有能力做起了施工总承包,因为每年都要支付挂靠费,我一狠心,自已注册成立了建筑公司,这样别人挂靠我时还可以收到一些管理费。”

    娜娜的舅舅说:“但娜娜的事一直不好办,孩子有母没父,落户口就成了难题,孩子一天天长大,入托,上学,都需要一个身份,我曾托人给娜娜介绍了几个男人,但是人家一看到娜娜带着两个孩子,谁也不想一结婚就给两个孩子当爹,婚没结成的一个原因是没人愿意,再一个原因就是娜娜死活也不
同意嫁人,为这事,我们没少争吵,但也没有个结果,孩子入托还好说,现在上小学了,遇到了难题,一般的学校根本不收,我是好说歹说,托关系,走后门,请客,送礼,求爷爷,告奶奶的,孩子上学的问题总算暂时解决了。”

    娜娜的舅舅叹了口气接着说:“娜娜是个要强的女孩子,不想靠别人的帮助生活,就连我这个亲舅舅,也不行,但她一个人在外面打工,真的挣不了多少钱,也没有办法照看两个孩子。好在我现在有自己的公司了,我就让她在我的公司上班,这样接、送孩子上学什么的,时间上她可以自由安排,孩子一天天长大,花销也成了沉重的负担,娜娜省吃简用,依然捉襟见肘,但娜娜太好强,在钱的方面并不喜欢别人资助,她一心想靠自已的双手将孩子抚养成人,我为了不伤她的自尊心,只能暗里给她一些帮助,当然这里面我也有我的苦衷。”


    娜娜的舅舅苦笑了一下对李默白说:“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一大帮孩子,这些孩子都是连小学都没念完就务农了,而娜娜我供到大学毕业,我又花钱给她找工作,我的孩子为此对我有很大的意见,现在我有自已的公司了,我的几个孩子都跟着我干力所能及的工作,但是他们还是认为我对娜娜偏心,一个个都要我在城里给他们买大房子,好像我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似的要抽干我,娜娜也可能是心疼我,也可能是为了避免误会,所以在钱的方面并不愿接受我的帮助,但我知道,随着孩子长大,有许多事等在前面哪,娜娜一个人根本就撑不住,别的不说,在城里供养一个孩子大学毕业,没个二三十万元,你想都别想,娜娜的情况更难,那可是二个孩子啊,一想到这我都为她发愁,情况就是这样,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说完,娜娜的舅舅又长叹了一口气,望向李默白。

    李默白听完娜娜舅舅的表述后,已经泪流满面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李默白也在内心深处不住的问自已,我是个男人吗,我是个人吗,让自已的爱人和骨肉独自承受如此的不幸和痛苦,看着娜娜舅舅望向自已期待的表情,李默白更感到无地自容,李默白不住哽噎的道着歉,一边表态说:“娜娜和孩子的事,自已一定会负责,会给她们一个交待的。”

    李默白也向娜娜的舅舅诉说了自已的苦衷,李默白说,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当然主要是我的错,但也缘自S学校招标所引发的风波。于是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李默白说,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步田地,也是我始料不及的,这不是我的本意,想想都是那时自已年少轻狂,做事欠考虑留下的恶果。害了自已,更害了娜娜。

    李默白悲伤地说:“娜娜当时一气出走,完全是因为看到我在洗浴中心因涉嫌吸毒和买春,被警方控制,她是受不了刺激才选择逃避,娜娜太善良和追求完美了,其实那只是我同刘秘设计的一个局,那是假象,是不真实的,因为不那样做,依我当时的条件,我根本帮不了您,也帮不了娜娜。”

    李默白说,当时S教学楼招标的情况很复杂,我面临的压力您可能无法想象,我是个小人物,我谁都不
敢公然得罪,大家都知道标底在我手上,我不给谁都将后患无穷,因此我只能使出苦肉计,让自已倖幸过关,来封别人的口。因为我真的想帮您,除此之外,我真的已别无选择。我只能选择同刘秘合作,您可能不知道,当时的投标单位,L公司老总是刘市长的小舅子,而刘秘是刘市长的秘书,我只有跟他合作,才最有可能帮您,而且刘秘也帮过我的一个大忙,于情于理,我都需要还他这个人情。

    还有一家投标单位,老板叫王宝发,他在开标前给了我2万块钱,要我给他标底,那时您家的舅妈有病住院面临无钱停药的风险,娜娜跟我说起过这个事,所以我收了王宝发的钱,交给了娜娜,因此我是欠王宝发的,而且我当时手头也没有钱归还。王宝发是个粗人,社会背景很复杂,如果我不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也怕他狗急跳墙,让我的日子难过。还有S学校校长和孙处,两个人一个是我们老板的朋友,一个是因对我信任将活委托给我们代理的甲方,这两个人也没有一个人是省油的灯。为了摆脱标后必然出现的朋友反目的局面,我才同刘秘设计了一个局,我将他们骗到洗浴中心拿标底,而在他们赶到时,我因为案发,已经被警方控制,因为刘秘的安排,他们在开标前根本找不到我,也自然拿不到标底,都吃了个哑巴亏,我也脱了干系,一箭三雕,这个局,表面上进局的是我,其时真正进局的是他们。事后证明我的那着险棋确实让我得以侥幸过关,刘秘也兑现了承诺,也帮到了您,只是娜娜离开了我。

    我本来打算事后向娜娜说出事情真相的,可是,娜娜却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李默白满脸真诚的看着娜娜舅舅,激动地接着说:我之所以不顾一切的那么做,完全是为了娜娜。我从娜娜那里知道,您当时的情况可以说是万分危急,四面楚歌,需要帮助却已经求借无门,我知道如果我不出手相助,您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娜娜也可能不想活了,我了解娜娜,也知道她对您的感情,为了帮您,我只好挺而走险,我当时真的是别无选择,是完,李默白又悲伤的流下了泪水。

    听了李默白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娜娜的舅舅,这个60来岁的汉子,也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一连说着,孩子,我错怪你了,都怪我不好,又哭着说,娜娜,我可怜的孩子,是我不好,是舅舅害了你啊。

    两个男人,沉默着不再说话,只是任泪水不断地涌出,这已经不是泪水,是两个男人的心在流血啊。

    过了好一阵子,娜娜的舅舅止住悲伤后说,走,不喝茶了,我要请你喝酒。

    尽释前嫌,男人最好的表达当然是喝酒。

    两人都想在酒中让烦恼走开,但是,娜娜的舅舅还是忍不问李默白:“你现在结婚没”。李默白说:“暂时还没有,不过有一个女朋友了。”娜娜的舅舅问李默白:“娜娜的事,你是怎么考虑的。”李默白说:“这个事,我还没想好。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孩子的事,我一定会负责。对娜娜,我也一定会有个交待,说完,李默白又对娜娜的舅舅诚恳的说,我有一个请求,不管结果怎样,我都想见娜娜一面,我也想见见孩子,您能答应吗。(本回完
)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zzj0102 + 5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9 08:17:18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能否抢个板凳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1

主题

136

好友

11万

积分

荣誉总版主

好人一生平安

Rank: 8Rank: 8

2011年元宵节宫灯图标 2011年金兔迎春庆新年许愿兔图标 2010感恩节许愿灯 招标师徽章 版主勋章 社区明星 终身成就奖 金点子奖 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1-9 08:26:18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如梦,感慨啊!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新浪专业招标博客,内容详实,版面唯美:http://blog.sina.com.cn/u/1088532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2

积分

骑士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9 08:44:06 |显示全部楼层
感慨!人活得真不容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李默白该如何选择?深深的为主人公担心!期待下文![s: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773

积分

圣骑士

发表于 2010-11-9 15:48:5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下可不好办了,老婆可以选择,孩子可由不得你选择。
有事起奏 无事退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1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9 17:45:19 |显示全部楼层
不像“招标风云”,倒像“情海风云”,情爱占了三分之二还多的篇幅吧。作者既想写一些招标中的内幕,又担心这些内幕被大家知道,挖掘,对自己不利,所以总是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bbs.ebnew.com

GMT+8, 2020-11-24 14:06 , Processed in 0.06262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