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ebne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85|回复: 5

招标风云(第二十四回  滑铁卢)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1-15 08:02:53 |显示全部楼层
招标风云(第二十四回  滑铁卢)

    *  
    笑面看成败,快意珉恩仇,有爱心不老,无梦得亦空。这是第二十四只笨拙的小板凳,请您有闲来坐。
    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
    自从在担保书上签下名字那一刻起,李默白就经常在睡梦中惊醒,醒来后,自已感到了一丝丝担心和后怕,可是转念一想,可能是自己多虑了,事情不会变得那么糟,况且现在的房价跟坐了火箭似的,一直往上窜,开发商地拿到手,本身就在不断升值,再加上盖起了楼房,房子就成了永不贬值的硬通货,想了想,自已就宽了心。

    7
月份,娜娜的孩子们放暑假了,听娜娜说,两个孩子期末试都考得很好,儿子在班级考了第5名,女儿考了第2名,李默白一高兴,打算好好奖励两个孩子一下。

    打定主意,这一天,李默白回家的时候,对郑叶文说,自已在外地有一个项目要谈,大约需要三四天的时间,你现在身体一天比一天重,我真的有点担心,不想去了。

    郑叶文挺着肚子,笑了笑对李默白说,男子汉大丈夫要以事业为重,你什么时候变得小家子气了,去吧,家里不是还是爸和妈呢吗,路上注意安全。

    李默白被善解人意的郑叶文说得有些脸红,忙俯下身,将耳朵贴在郑叶文的肚子上,想听听里面小家伙的反映。李默白对着郑叶文的肚子说,宝宝,爸爸要出趟门,你和妈妈在家里好好呆着,不要惹妈妈生气啊。说得郑叶文呵呵直乐。

    李默白当年和赵娜娜相爱的时候,赵娜娜就说有机会想去哈尔滨的太阳岛走走,所以,李默白决定趁给儿女庆祝的机会,让娜娜也圆一下这个梦。

    当李默白同娜娜提起旅游一事时,娜娜起初有些犹豫,说公司刚刚步入正轨,她离开的话,怕有些事情不好处理。同时,李默白也已经成家了,两个人还是少接触一下好,她怕伤了叶文,也怕自已控制不住自已。李默白笑了笑说,我想同儿女们多些接触,加深一下我们父子感情,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他们的父亲,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我也应该尽一下作父亲的责任,我现在和孩子们也不是太熟,你不去,他们不会同我去的,我也想让孩子们见见世面。同时通过旅游这种方式,也想让他们知道,因为他们学习努力,成绩优异,所以会得到奖励,这样也有助于他们在以后学习上,更加努力。至于你我的关系,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至于你怕叶文误会,你放心,叶文是个能放得下的人,她现在怀孕了,我想现在让她知道两个孩子的存在有些不是时候,不过我相信,她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理解的。叶文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她在家里,有我父母照顾,两个老人与叶文相处的非常好,再说,咱们也就出去三四天,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经过李默白的一阵开导,娜娜终于同意了。

    再说李默白的儿女,两个小家伙一听妈妈说要去太阳岛,都快乐得向只小鸟。

    李默白载着儿女和娜娜,开车驶上通往哈尔滨的高速公路,两个小家伙,眼睛透过车窗,惊奇的看着外面景致的变化,李默白见孩子们高兴,就许诺说,如果你们俩下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依然能够排在班级的前五名,叔叔带你们去海南的天涯海角,咱们去看大海。两个孩子乐得合不拢嘴,儿子特别开心,说,叔叔,你对我们真好,你要是我们的爸爸那有多好啊。李默白听了,心里一酸,手一发抖,车子差一点冲向高速公路隔离带。

    经历三个小时的车程,车子终于出了高速路口,进入了哈尔滨市区,李默白也感到有些累了,于是找了一家宾馆,开了两个房间,娜娜和女儿一个房间,李默白和儿子一个房间,一开始,儿子要和妈妈住一个房间,李默白想和儿子独处,所以对儿子说,妈妈和姐姐是女孩,所以住一个房间,你和叔叔是男孩,当然要住一个房间,你表现的好,叔叔晚上可以给你讲故事。小男孩一听有故事听,高兴的同意了。

    住的问题安顿好了后,李默白对儿女说,都饿了吧,叔叔也有点饿了,想吃什么,叔叔请客。

    娜娜说,随便吃点就行,别太浪费了。

    李默白说,那怎么行,来旅游,主要就是吃点特色的东西。走,咱们到街上走走,看看有什么特色的东西,两个孩子学习很累,这个时候正好放松一下。

    街边的饭店很多,娜娜看了一家小饭店很干净,对李默白说,在这个饭店吃点吧,我看挺卫生的。李默白一看是个家常菜馆,说,不行,难得来一回,不能将就,说着抱起了有点走累的儿子说,是不是啊,小淘气包。儿子马上接过话来说,就是吗,妈妈平时就小扣,我们小朋友上学都有零食吃,妈妈从来不给我们买。李默白说,妈妈那是心疼你,你知道什么,那都是垃圾食品,吃了是要生病的。这时李默白看见了一家日本料理店,上面写着188元一位。李默白来了主意,说,叔叔今天请你们吃日本菜,好不好,儿子马上第一个响应,娜娜一看,188元一位,说什么也不肯进去,李默白笑着说,你不去,我可先进去了,说着,抱着儿子大步走了进去,娜娜和女儿也无奈的跟了进去。

    菜品上来后,娜娜一看,三纹鱼,北极贝,生鱼片…,都是生的,不敢开口,李默白笑着说,放心的吃吧,这都是很有营养的,口感也极好,别看是生的,其实都是经过消毒处理的,不会吃坏肚子的。吃着,夹了一片,放进儿子口中,儿子高兴的对妈妈说,妈妈,真好吃,你也尝尝。

    喝着清酒,吃着日式料理,李默白同儿子愉快的谈着话,小女儿内向,不怎么吱声,李默白有意无意的同她说话,小姑娘总是有些怯意的回应着。

    李默白同娜娜,带着两个孩子在洽尔滨玩了三天,在这三天中,几个人去了太阳岛,太阳岛上的松鼠区吸引了两个孩子的目光,两个孩子久久不愿离去。太阳岛上的雕塑也别具一格,李默白给孩子们照了不少相片。李默白也来了兴致,求游人给他们四人照了一个“全家福”,接下来他又领着孩子们游玩了极地馆,观看了酣态可鞠的北极熊和企鹅。游览了哈尔滨最具代表性的中央大街,这是一个具有浓厚历史色彩的大街,街道两边林立着俄式建筑,向人们诉说着俄中两国源源流长的历史。中央大街上卖的俄国食品,大列巴,李默白给孩子们买了几个。小饰品店里,也有俄式饰品出售,各种白银制品,各种工艺品琳琅满目,李默白给小儿子买了一个远红外望远境,小家伙高兴的不得了,一直挂在胸前,睡觉时都不愿拿下来。

    快乐的三天,三天的快乐,在这三天里,儿子与自已的感情已经拉得很近,女儿也愿意跟在自已的后面了,不再怯怯的害羞。李默白感到这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李默白知道,该返回了,家中,还有一个女人,让自已放心不下。虽然这几天,自已一直用电话同家里保持着联系,可是三天没见郑叶文,自已还是掂念不下。

    在将娜娜母子三人送回家后,儿子在自已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叔叔你真好,我下学期期末考试要考第一,你真的领我们去海南吗,我想去看大海。

    李默白笑了笑,勾住儿子的小手指说,一言为定,来拉勾。

    快乐,总是很短暂的,这不,李默白接下来遇到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

    一天,娜娜来找李默白,娜娜苦着脸,一副欲语还休的的痛苦状。李默白笑着问娜娜,怎么了,谁惹我们赵经理生气了。

    本以为娜娜只是不顺心,李默白想开个玩笑把娜娜哄好,谁知娜娜的眼泪开始叭嗒叭嗒的往下掉,李默白感觉不对劲,拉着娜娜的手,关切的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娜娜哭着扑到李默白的身上,好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默白,出大事了,A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张总跑了,工地停工了。

    李默白听到这个消息后,被惊得眼见一阵发黑,但还是强自镇定,扶娜娜到沙发上坐下,详细询问事情的经过。

    通过娜娜的讲述,李默白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娜娜说,张总已经好久没露面了,起初我们都没在意,但是不断的有人来工地找张总,说张总欠钱不还,后来就听传言说张总跑了,他的手机也关机了。找张总不着的人也越聚越多,听他们说才知道,表面风光,派头十足的张总其实根本就没有多少钱,那些都是他装出来的假象,张总至今还拖欠开发区大部分土地款,因此各种建设手续根本就无法办全。张总开发地产项目的钱,都是从民间非法高额融资来的,他这是想空手套白狼,指望趁现在房价疯涨的机会,大赚一笔,但近期,国家对房地产过热的情况进行了干预,老百姓都在持币观望,大家都在说房地产行业拐点到了,房价也一直在降,但房子越降价,老百姓反倒越不着急买,张总的售楼处已经许久卖不出房子了。张总本以为房价会一直走高,楼房销售会供不应求,利用售楼的钱,完全可以拆东墙补西墙做到瞒天过海,可是现在楼房没人买,张总的资金链彻底断了,要钱的人不断涌来,张总无法给人家一个交待,他就卷款跑了。听说张总跑之前,也是早有预谋,他为了回笼资金,对许多楼房进行大幅降价销售,甚至一房多卖,现在买到预售房的人,听到工程出事的风声后,大家聚到一起,才发现很多人买的房子发生严重重叠,发现上当受骗的这些人已经联合向派出所报了案。我还听说张总利用售楼款炒股票,售楼的钱大部分都被套在股票里面。

    说到这里,娜娜又绝望的说,天杀的张总,他这一跑,舅舅可怎么办哪,他这几年打拚的家底还有银行的贷款,会要了他的命啊。

    娜娜说完,就一直在哭。李默白,表面强自镇定,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他的心也在流血啊。他知道,娜娜舅舅看来是完了,自已又能跑得了吗,不过李默白是一个对自已做过的事,从不后悔的人,所以他咬咬牙,对娜娜说,行了,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把现场的监理人员先撤出吧。

    看娜娜那痛苦无助的表情后,李默白心里也一阵阵的痛,但李默白还是轻声对娜娜说,你回去吧,劝舅舅想开些,这事,没准会有个转机,楼房不是还在吗。

    娜娜又哭了,说,舅舅的命怎么这么苦哪,前一个歪楼的事,好容易过去。现在日子刚好过几天,就又欠着银行一屁股债,现在利息本金的算来都不少,看来舅舅真的不适合搞施工,还不如一直在农村种地,那样的日子过得才实在。

    李默白说,行了,别再想这个事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是给舅舅做的担保,如果这个局面到时还不能扭转的话,我可能也要被牵连了,说着,李默白又开始大口的抽烟。

    李默白知道,自已这回恐怕是在劫难逃了,自已曾经担心的事,还是要发生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娜娜走后,李默白拨通了娜娜舅舅的电话,电话那头娜娜的舅舅用沙哑的嗓音说着话,李默白本想对他发一阵脾气,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两个人约定了一下见面地点,就挂掉了电话。

    娜娜舅舅和李默白终于见面了,李默白还是没有压抑住怒火,冲娜娜的舅舅喊道,当初我劝你别投入太多,你不听,我说不给你担保,你又死皮赖脸的找娜娜,现在好了,你满意了吧,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看怎么办吧。看娜娜舅舅一脸羞愧的表情,李默白的心又软了下来,轻声说,你现在欠银行多少钱。娜娜舅舅伤心地说,1000万。李默白问,你现在手里还有多少钱,娜娜舅舅说,现在钱已经全部垫进工程中了,而
且自已还欠不少供应商的材料款,现在工程停了下来,人家又开始追债了,说完,开始大骂张总,真是害人精,两个人又谈了好久,但这种局面谁都没有好办法解决,会谈不欢而散。

    机荒多,不愁人,李默白发了几天愁后,一狠心,干脆不去想这自已根本无法解决控制的烦心事了。

    这年八月份,李默白迎来了一个小生命的誔生,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婴。李默白又一次成了父亲,李默白也暂时忘记舅舅和担保的事,开始一心侍弄月子中的母女俩,看着女儿在梦中露出甜甜的笑脸,李默白开心极了,李母却有些失望,她原本希望抱一个大孙子,现在愿望成空,因此对待郑叶文也变得不那么热心起来,这让郑叶文很郁闷,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事,为此,郑叶文还哭过几次。


    李母伺候过月子后,就借口身体不好,离去了,李默白不得不聘一个保姆,照顾郑叶文和孩子的生活起居。

    李默白知道母亲因郑叶文生了个女孩,所以才表现的不高兴,为此他做过母亲的工作,希望她们婆媳俩合好如初,但是不见效果,李母劝李默白趁着年轻,再要一个,李默白说,妈,这也不合国家的政策,再者说,生男生女都一样,我就挺喜欢丫头。李母哼了一声,说,那是实在不行了,男女都一样,我怎么有你这个没出息的儿子。李默白是个孝子,于是又去同郑叶文讲,是不是以后再要一个儿子的话,还说两个孩子以后也有个伴。郑叶文的眼睛瞪得老大,说,你怎么能这么想。李默白还想解释,但郑叶文却哭了,说,你是想把我当猪用啊,说生就生。郑叶文自从生了孩子后情绪一直不稳定,动不动就哭,包括在看到镜子中自已因生产而变形的身体时,郑叶文也大哭不止。见郑叶文死活不同意,就此,李默白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郑叶文与李母的关系却日渐生疏,最后发展到互不来往。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这话一点不假。

    李默白也深深体会到了,一天到晚,小女儿是一会儿尿一会儿拉,李默白总有大把的尿戒子洗不完的洗。

    再有,晚上,李默白睡得正香,小家伙却醒了,喝完奶,还得玩个把钟头,她根本就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你不逗她玩,只要她不开心,就哭个没完没了,最让李默白上火的是,小家伙体质不怎么好,可能是没有母乳喂养的缘故,三天两头生病,李默白不得不在家里医院之间来回的折腾。  

    李默白感受着新生命给他带来的快乐,也体会着无尽的烦恼。而对于孩子,郑叶文也明显适应不了,有时看着孩子生病哭闹,她也在一旁哭泣,这样李默白又得哄大人又得哄孩子,忙得不可开交,可能是女人生完孩子后,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抑郁吧,这个在郑叶文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郑叶文经常莫名其妙的生气,有时甚至是没有缘由的与李默白大吵大闹,这让本就被担保的事苦恼着的李默白,也变得抑郁起来。

  快乐会继续,烦恼也会继续,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李默白自然知道这个道理,那个悬在李默白头顶的担保大石,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娜娜舅舅银行债务到期,因
其无力偿还,李默白也被银行一并告上法院,银行第一时间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李默白公司帐号被冻结。

  另一件事情,让李默白彻底绝望,娜娜舅舅一时想不开,在其承建的住宅楼顶,跳楼身亡。李默白得到这个消息后,气得牙根生疼,可又无可奈何,在办公室里转圈骂着,活该,早死早脱生之类的话。可转念一想,他死了,这是享福了,我可怎么办呢。

  就在李默白一天天在愁苦中挣扎的时候,娜娜来了,看见娜娜,李默白气更不打一处来,心想,要不是你赵娜娜苦苦相求,我能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吗。可是,当李默白看到娜娜因悲伤过度,憔悴得弱不禁风的身体后,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他怕娜娜想不开再步她舅舅后尘,还是劝娜娜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为了自已,为了孩子们,也要往开了想之类安慰的话。

  娜娜舅舅跳楼后三个月,法院一审判决,李默白负连带赔偿责任,李默白放弃上诉权利,判决生效后,李默白公司帐号里面的资金被银行全部划走,汽车、房子一并被法院作价,由银行收回。

    郑叶文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自已苦心打造的家没了,郑叶文感到自已的梦也在一点点破灭,她有点不认识李默白,这个她托付终身的人了。郑叶文想:李默白,可恶的李默白,把公司、房子为人担保这件大事,他都不同自已商量一下,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已,自已在他心中到底还有什么地位可言。那种女人于生俱来追求的安全感在郑叶文的心中消退,一份份怨气在心头滋生,于是,两人之间,开始了无休无止的争吵。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公司帐户被冻结后,李默白现在面临的就是没钱的问题。

  孩子的奶粉,由原本的国外高档精装进口奶粉,变成国产奶粉,后来国产的好奶粉也吃不起了,只能买价格低廉的低档大陆货。房子没了,李默白一家被迫同李父李母挤在一个房子里生活,最让郑叶文难以忍受的是,她还要整天受李母的白眼,买菜、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以前是李母心甘情愿承包的事,都要自已来做,李母现在是饭来张口,而且还阴阳怪气的说着不咸不淡的话。平时郑叶文过的是白领小资生活,非精品店不去,非精品化妆品、非名牌服装不买的她,现在连小商场的服装买起来也吃了力,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孩子最近的体质一直不好,因为没钱去大医院,一直在社区诊所内接受治疗,却不怎么见好,孩子整天整夜的哭闹,而李母却视而不见。

    郑叶文彻底决望了,动摇了,后悔自已不该背叛自已的初衷,不该走进这个围城,她又想起在五台山上抽的那个签,命里无时莫强求,看来是自已错了,该放手了,于是在经过一阵痛苦的思想斗争后,
郑叶文平静地同李默白提出了分手。

  李默白一开始坚决不同意,但是看到郑叶文去意已决的绝绝表情,想想自已现在这个悲凉的处境,完全是自已一手造成的,作为一个男人,不能给自已心爱的女人幸福,也不应该让她活得这么辛苦,于是他把心一横,知道,自已也该放手了。

  两人平静的分理了离婚手续,郑叶文轻身出户,孩子留给了李默白。

  李默白同银行达成了还款协议,每个月的经营收入,大部分都要被银行从帐上直接转走。

  郑叶文走后,孩子李默白交由父母照看着,这些天,李默天哪也不去,饭也不想吃,他坐在办公室里,苦苦的思索着转机,他在想,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呢,我李默白还会有转机吗。(本回完)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汉瓦 + 5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15 08:27:38 |显示全部楼层
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啊,[s:9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1

主题

136

好友

11万

积分

荣誉总版主

好人一生平安

Rank: 8Rank: 8

2011年元宵节宫灯图标 2011年金兔迎春庆新年许愿兔图标 2010感恩节许愿灯 招标师徽章 版主勋章 社区明星 终身成就奖 金点子奖 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1-15 08:27:54 |显示全部楼层
晚了一步,抢个板凳先,回头再仔细拜读!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新浪专业招标博客,内容详实,版面唯美:http://blog.sina.com.cn/u/1088532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773

积分

圣骑士

发表于 2010-11-15 11:06:23 |显示全部楼层
充分说明了,贫贱夫妻百事哀!
有事起奏 无事退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15 11:45:38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男人欠的情债太多,不是好事啊,迟早都是要还的[s:9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1-15 15:08:53 |显示全部楼层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bbs.ebnew.com

GMT+8, 2020-11-24 14:42 , Processed in 0.0775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