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ebne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80|回复: 7

招标风云(第二十九回  回归)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2-3 13:18:29 |显示全部楼层
招标风云(第二十九回  回归)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年轻的我们,总是感到幸福离我们很遥远,总是因不满足于现状而拚命的去追求幸福,甚至因此而痛苦和迷惘,在我们历经磨励找寻幸福无果时,或许当我们驻足回望,我们又会感叹,幸福,其实就在我们找寻幸福的路上,当我们渴望回头捡拾时,只是幸福,还属于我们吗。

    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  

        从酒店回到家里,李默白兴奋的睡不着觉,一心想着如何拿下立交桥的代理事宜。

    李默白知道,刘处长的态度并不明朗,几年的商场磨励,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成功不是来自于别人的承诺,而是来自于自已的努力和争取。李默白从来不相信商场中任何一个人的承诺,他只相信自已的直觉和判断,他相信的人只有他自己,而他的直觉告诉自已,刘处长,只是在不得已的敷衍自已而已,或许是因为张主任的关系,所以李默白想,我,还是要靠自已。

    但怎么样顺利拿下刘处长呢,公关,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李默白有他自已的方式。李默白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能够认清形式,不高估自已,但一定要高估对手。

    李默白知道,人是有弱点的,这是适用于任何人的不二法则,他要做的是,抢先一步找到对方的弱点,这样自已就蠃得了主动。出奇制胜的道理,李默白感悟最深,李默白平时喜欢看三国、三十六计、孙子兵法,李默白最爱看的书就是老子的道德经,他从中能够读到自已想要的东西。

    刘处长的弱点在哪里呢。一般来讲,酒色动人心,可是刘处长能够坐到这个位置,这两点或许也是他的弱点,但也一定会隐藏得很深,不是谁都能攻陷得了的,但这两点也是谁都能看到和利用的,如果将刘处长作为猎物的话,相信自已不是唯一的猎手,也不是最有利的猎手,自已必须出奇制胜,保证万无一失,李默白在床上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方案,可是最终也没理出头绪来。

    李默白想,还是找机会与刘处长单独谈谈,电话约了刘处长几次,甚至自已几次去刘处长的单位拜访,想找个机会私下里同刘处长进行沟通,但刘处长总是会以事情忙,回绝了。

    李默白有些沮丧,给笑笑打电话,两人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酒桌上,李默白苦恼地说起了刘处长这个人。

    笑笑听了,笑着说,我知道刘处长的一些事,刘处长其实是只老狐狸,你别看他表面一身正气,其实也有蝇蝇苟苟龌磋的事,当然,处在他的位置上,他做事当然要四平八稳,滴水不漏。他这个人,其实也是很好色的,你还记得小真吧,小真有一个麻友,就是刘处长的小情人,刘处长给那个小情人在小真的别墅旁买了一榜别墅,两人经常在那里鬼混,这个小情人将刘处迷得不行,刘处不但给这个小情人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宝马车,你要是同他的小情人搭上关系,求他在刘处面前说些好话,在商场上的潜规则上你又不差事,给刘处长许好了诺,这个事情没准会好办一些。对了,笑笑说,小真是个闲人,经常与刘处的小情人在一起打麻将,咱们改天请小真帮忙,找刘处的小情人一起打麻将,你们建立一下联系,你看怎么样。

    李默白眼前一亮,端起酒杯对笑笑说,你简直就是我的贵人,这事都愁了我好几天了,那这个事就拜托你了,说完,高兴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笑笑笑了笑说,一说生意场上的事,你就这副德性,说完也喝了一大口,放下酒杯满口应承着说,你放心吧,这个事情,让我来安排。

    这一天,李默白正在单位上网,笑笑给李默白打来了电话,电话中,笑笑告诉李默白,我已经同真真约好了,下午你过来和我们一起打麻将。

    李默白赶到小真家时,小真与笑笑正与另一个打扮清纯的女孩边看电视边吃瓜子,小真笑着对李默白说,你怎么来得这么慢,我们都在等你了。说完给李默白介绍说,这是我的好姐妹,莫莉莉,那个叫莫莉莉的女孩冲李默白一笑,小真也给莫莉莉介绍说,这是我的一个哥们,李默白,然后夸张的说,人家可是大老板,有一家规模很大的招标公司。

    小真见人到齐了,也不再多说话,四个人开始打麻将。

    李默白刚巧坐在莉莉的上家,他故意牌技很烂的样子,经常让莉莉吃到好牌,这让莉莉很是开心,接连胡着大牌,气得笑笑和真真在一边连连大喊大叫,八轮麻将打下来,李默白输了5000多块,牌局散了,李默白力邀三姐妹一起去吃火锅,莉莉一开始不想去,也被真真拖着去了。

    席间,李默白搜扬刮肚的讲着笑话,李默白原本就是个出语不凡、才华横溢,相貌堂堂的演讲天才,况且男人在女人面前个个都会表现出天生幽默的一面,相信读者都是从中走过的人,因此对笔者的这句话相信也不会存疑,总之三姐妹席间一直都被李默白逗得哈哈大笑,晚饭的气氛很融洽,饭后,笑笑又张罗着去K歌,一行人在歌厅里又疯狂到半夜,李默白总是适时的给小真添着饮料,果品,这让莉莉对李默白渐渐有了好感,两人的谈话也开始随便起来。李默白就是有这个能耐,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与陌生的人进行沟通并通过话题的不断更新,使两人熟络起来,让不了解内情的人会误以为他们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K歌后,李默白又礼貌的开车将莉莉和真真送回了家。

    送真真和莉莉回家后,李默白开着车对笑笑说,我送你吧。虽知,笑笑却没有回应,李默白感到有些不对劲,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笑笑时,发现笑笑嘟着小嘴,眼圈有点发红,也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默白。

    李默白关切的问笑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笑笑堵气的说,心里,你会治吗?

    李默白开玩笑的说,我的大小姐,你不是拿我开心吧,到底怎么了,我也没得罪你吧?

    笑笑说,李默白,我在想你,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你注意到了没有,你与莉莉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就看出莉莉看你的眼神有些暖昧了,我看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李默白停下了车,望着笑笑说,又在耍小孩子脾气,我讨好莉莉,不是想取得她的信任,让她帮着咱们说话,好顺利拿下那个项目吗,我对路发誓,我真的不敢打什么坏主意。

    见李默白认真起来,笑笑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但还是说,真是的,我是你什么人啊,我犯得着管你的闲事吗。

    李默白拉着笑笑的手说,笑笑,我一直都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以为你会了解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我的心里也明白你对我的好,我能够重新振作起来,也是因为有你在支持我,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好,真的,说完,李默白深情的注视着笑笑。

    笑笑被李默白看得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感到是自已小家子气了,于是笑着说,我今天晚饭没有吃好,我现在也不想回家,我想喝酒。

    李默白苦笑了一下说,现在都几点了,饭店基本上都关门了。

    笑笑说,我不管。

    看笑笑一副无赖的表情,李默白只好说,好吧,咱们找找看。

    两个人开着车在街边转了一大圈,才找到一家还没有歇业的狗肉馆,但是老板也准备关门不肯待客了,李默白只好买了一些再成的手撕狗肉和一些鲜族小菜,打了包,又在一个超市里买了一箱啤酒,找了一家时尚宾馆,与笑笑订了个大房间。

    进到房间后,笑笑的情绪依然忽高忽低,这让李默白感到很不解,为了哄笑笑开心,李默白从后面抱着笑笑柔声说,到底怎么了,我们的笑笑今天好像不开心吗,笑笑一把推开了李默白说,李默白,我今天不是只想与你喝酒聊天,我今天想听听你的故事,我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我想了解你,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李默白笑着说,我有什么故事,我的过去都不堪回首。

    笑笑说,看看,你是不是没有诚意,不想说就算了,我走了。

    李默白一把拉住了笑笑,见笑笑一副认真的表情,李默白感到事情有点蹊跷,心想: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都说女孩的心事男孩你别猜,看来这话一点不假。

    李默白拉着笑笑的手说,好吧,你想听的,我今天一定会全部告诉你。说完拉着笑笑并肩坐在客房桌子旁,将酒菜一一的摆好。

    笑笑说,说说你的感情经历吧,说说你和我以外其它女人的故事。我要听。

    李默白给笑笑起了一听啤酒,自已也打开了一听,两个人碰了一下,李默白喝了一大口后,想了一想,开了口。

    李默白说,要说感情经历,为表诚意,就从我上初中的时候说起吧,那时候的我,青春萌动,情窦初开,我对前桌的女孩有了好感,我暗恋了她两年,她学习很优秀,每次考试都是班级的第一名,她人长得很清秀,我在自习课上总是喜欢没话找话的同她交谈,也会找各种借口理由与她沟通,有不明白的题更是喜欢向她请教,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总会不厌其烦的给我解答,也愿意跟我分享话题与快乐,我暗恋了她两年,但是我没有勇气向她表白,有一天,上学时,我发现她没有来,就此她也一直没有再出现,原来她的家长给她办理了转学手续,去了外地一所有名的学校,这让我很失落,我的第一段恋情,就是以我的暗恋无果而终。

    后来,课业紧张,我开始努力学习,我以比较好的成绩考取了高中,高中我被选为数学课代表,我前排的一个女生小孟经常向我请教问题,小孟人长相一般,但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她很喜欢听我讲话,我在她面前侃侃而谈,也喜欢解答她在学习上出现的困惑,那时的我,感到自已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男子汉,小孟学习一般,但是却极有绘画天赋,字写的也特别漂亮,这也是吸引我的地方,小孟的同桌也是一个女孩,叫晓晓,晓晓学习同样一般,长相娇小,晓晓对我也有好感,这我能感受到,两个女孩成天都有事没事比赛的与我接近,这让我感到一天天活得很快乐,她们两个原本是好朋友,但是因为都想与我接近,因此,她们两个有时为此还闹一些小矛盾,一个在与我说话时,有时另一个马上会找个理由打断我们的谈话。但高中时候的这些恋情,其实都是相当朦胧的,大家心里都明白,但是彼此都没有捅破。随着高考结束,大学生涯开始,大家各奔东西,彼此也就失去了联络,想想那个时候,也就是青春期的青涩恋情吧。

    看笑笑入神的听着,没有插话,李默白独自喝了一大口酒,笑着对笑笑说,吃点菜啊,这个狗肉味道不错,说着,李默白夹了一大口狗肉放到笑笑的面前。

    笑笑没有吃,歪着头问,接下来呢。

    李默白说,大学时期,女朋友也处了几个,但都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大家可能都看开了,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吧,大学毕业后,工作不理想,换了好几份工作,直到后来进入招标公司,我又经历了两段刻骨铭心的爱情,那两段感情,我真的不想说。

    笑笑给李默白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嘟着小嘴说,说说吧,人家要听。

    见笑笑一再坚持,李默白又起开了一听啤酒,一口气喝了进去,说,这两个女人,一个叫娜娜,一个叫叶文,娜娜给我生了两个孩子,叶文也给我生了一个,这是我亏欠最多的两个女人,她们两个为了我,生活都发生了改变,而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件事,说完,李默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笑笑没有去劝李默白,只是默默的点着了一枝烟,递给了李默白,李默白接过香烟,狠狠的吸了两口,笑笑站了起来,从后面抱紧了李默白的脖子,将脸贴在李默白的脸上说,说出来吧,我愿意作你的倾听者,说出来心里就会好受些。

    李默白扔下烟头,也起身抱住了笑笑说,谢谢你这么理解我,我知道,自已不是一个好男人,跟着我的女人都注定会痛苦,真的,笑笑没有说话,闭着眼睛,用嘴轻轻的咬着李默白的嘴唇,李默白抱起笑笑,快步走到了床上。

    一翻巫山云雨过后,李默白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李默白轻轻地对笑笑说,今天,我就把我的故事,都讲给你听吧。

    于是李默白就将怎样与娜娜相识,怎样帮助娜娜可怜的舅舅摆脱困境,娜娜又如何因误解自已而出走并独自扶养两个孩子,自已怎样开始创业,自已又怎么样与郑叶文结识,自已又怎样因娜娜舅舅的担保风波而一败涂地,叶文又怎样因此离开了自已,都和盘与笑笑说了。

    李默白说完,拥着怀里的笑笑说,你说说我李默白,哪个女人跟上了我都注定会倒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笑笑安慰李默白说,人的命,天注定,这也不能怪你,我理解你,真的,不过,我认为娜娜姐和叶文姐真的都是好人,你们的相聚与分离也都是阴差阳错,这不完全怪你。

    想想我自已,笑笑平静的说,我就不喜欢平庸的生活,我喜欢生活中的浪漫与传奇,所以我也一直在努力的去做去尝试。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好女人也好,坏女人也罢,人,是活给自已看的,所以我今天拿到手中的东西,要比同龄的女孩或与我相同背景下的女孩要多,我对我家庭中的贡献也最大,我回到家乡,在家庭聚会中,谁都会高看我一眼,我的父母在外人面前最爱提及的人也是我,我是她们的骄傲,当然,如果,我把我的故事讲给她们听,她们可能都不想认我这个姑娘了。

    笑笑干笑了一下后接着说,我认为,从你的故事里,我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男人,一个有血性的男子汉大丈夫,或许外人会认为你是一个坏男人,负了两个女人的心,可是为什么老天偏偏让这些傻女人都无可就药的爱上你这个坏男人呢,要说你坏,也是无奈的坏,在我的眼里就坏得可爱,坏得让每个女人都会不可就药的爱上你,女人们哪怕明知道你是一杯毒酒,也会毫不犹豫的饮下,为什么,是因为大家都会理解你,你有你的能够让人理解的苦衷,你也在努力的去做的最好,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让你力不能及,许多事情,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不都是就差那么一点点与人擦肩而过吗。就好像我们的相识,这或许就是缘份吧,缘份未到,你争也争不来,缘份尽了,你夺也夺不到,这也是命,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让每一天都活得精彩,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也是一个最现实的女人,我认为人活着,只要对得起自已就够了,不必太在意结果。因为,结果,大多不是我们能掌控的。努力了,让自已活得精彩,让自已身边的人也能体会到你的快乐,能够拿到手里的,就不要轻言放弃,其实每个人在鲜光的背后,都会有无奈与悲凉,只要是自已认为值得的,就去做,不要在意别人会怎么说,人的一生,需要追求的事情很多,荣华富贵,必然是我们追求的第一目标,我们只有站在了一定的高度,我们才有可能有机会回头慎视我们来时的路,我们才有发言权,无论是对与错,是与非,不走进去,谈什么回头看,没有比较,又怎么知道对与错,是与非。生活是需要我们用自已的努力去感悟的,老天爷给了我们生命就是要让我们去感受,想得太多,束缚就会越大,人生本来就是名利场,我们必须保证自已能够好好的生存,才有机会抗争命运,所以我认为,只有先做一个人们眼中不超越法律底线的坏人,赢得最好的生存权,才能有资格做一个好人。所以我认为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我认为你做的没错,真的。

    听了笑笑的长篇大论,李默白又一次被笑笑直白的表白惊住了,这个小丫头,简直天生就是一个搞政治的料,有着与生俱来的厚黑哲学领悟,李默白可以感到笑笑虽然年轻,但她背后的故事相信一定比自已多,李默白心里也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怀中的这个女人,此时,让李默白感到有一丝后怕,她到底前世是什么变的,心里有大善的一面,可是却有着更加黑暗的另一面,她的坦诚,让李默白感到,笑笑,不是自已所能掌控的女人,她天使的脸颊,娇嫩的身躯,妩媚的容颜背后,有一颗或许比男人更加功利的野心吧。

    就此,李默白彻底放弃了曾经的想与笑笑结合的念头,抱着怀中的笑笑,李默白的眼中却浮现出了娜娜与叶文的身影,想着娜娜与叶文,李默白的手却狠狠的抓紧了怀中的笑笑,笑笑以为李默白被自已感动了,也抱紧了李默白
……

    或许,对于男人而言,要问爱情与事业,哪个更重要,或者更准确地说,情与事业哪个重要的话,不管男人有多么嘴硬,事实上唯一的答案一定是:事业。女人,永远是男人第二位的选择。男人因事业而存在,而可悲的是,大多数的女人却因男人而存在.

    而男人,为了追求成功,有时是不择手段,甚至是疯狂的,李默白,至少此时的李默白如此。

    李默白通过打麻将的方式,与莉莉的交往也在加深,李默白甚至在短短的几天接触之后可以将莉莉单独约出吃饭,在席间,李默白将自已的想法对莉莉和盘拖出,想请莉莉帮忙说服刘处长让自已顺利拿到刘处长手中的那个项目,令李默白心喜的是,单纯的莉莉,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帮忙。

    李默白放心了,刘处长却开始担心起来。

    刘处长发现自已小看了李默白,因为李默白摸到了自已的七寸。再油滑的人一旦被人拿到七寸也会方寸大乱,而李默白做到了。

    刘处长吃惊于李默白竟然联系到了莉莉,这本是他不可示人的秘密,他听到莉莉谈起李默白时,刘处长知道自已已经处于下风了,他怕不答应李默白,这小子会狗急跳墙让自已后院起火,自已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自已在家里一直是待人宽厚的长者,夫妻恩爱,儿孙满堂,自已一直都能将这些事情处理得很好,虽然自已因工作需要,需要很晚回家,因为工作需要,需要经常出差,这些事情家里面已经习以为常,没引起任何怀疑。他也怕单位里这事万一传开后他官位不保,他快退休了,他不想晚节不保,他不能冒险,绝不能。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莉莉说起李默白时,他看见莉莉眼中流露出的暖昧表情,他不想失去莉莉,但他知道自已在某些方面是竞争不过一个年富力强、有着无穷魅力的年轻男人的,于是,他决定,找李默白好好谈一谈,他打算答应李默白的条件,同时,他也感到这个年青人,留给自已的第一印象也不错,或许他可以做一个官场以外很好的生意伙伴,从他几十年的官场生涯来看,他更相信自已的眼光,这个年轻人应该还是值得信任。

    刘处长在李默白第N次电话联络后,终于答应同李默白见上一面,他要同李默白好好的谈一谈。

    见面地点,是刘处长选的,是一家有些偏僻的茶楼。

    这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刘处长拉着李默白的手,显得非常热情。

    这场谈话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李默白告辞离去,坐在车里后,止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是一个双羸的会面,李默白取得了胜利,刘处长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复。

    刘处长要求李默白不要再与莉莉见面或联络,李默白满口答应,李默白原本也没想与莉莉作更深的交往,他当然乐意做个顺水人情。

    第二点,当然是利益分配,这个不需要刘处长讲,李默白直接说出了一个数目,刘处长也没在答话,只是举起了酒杯,两人大笑着一饮而尽。

    在车中回想着刚才谈话细节的李默白,突然想喝酒,摸起了电话,想打给笑笑,可是刚要按发送键,李默白又停住了,放下电话,李默白驱车来到了娜娜的小店。

    此时店里没有客人,娜娜正在里屋陪着孩子们学习,外屋有二个新雇来的服务员在聊着天。

    两个孩子见李默白走了进来,小儿子高兴的说了声叔叔好,李默白一把将小儿子抱了起来,说,让叔叔看看,你是不是又吃胖了。小儿子快乐的说,叔叔,我这次期末考试要是考的好的话,你会带我们去海南玩吧。

    李默白笑着说,当然了,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李默白与小儿子逗了一会儿后,笑着对娜娜说,我还没有吃饭,咱们出去吃点饭吧。

    娜娜见李默白满面春风,知道李默白一定有了高兴的事,她自已也感到高兴,于是对李默白说,出去吃太费了,我作几个菜,咱们在店里吃吧。

    小儿子抗议着说,不吗,我要去外面大饭店吃,李默白笑着对儿子说,对,咱们去外面吃。

    娜娜见状,只好让两个服务员下班,关好了店门,李默白拉着娘仨走进了一家新开的火锅店。

    席间,小儿子缠着李默白问东问西,李默白也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儿子,一家人说笑着,气氛相当温馨,在外人看来,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家人。

    李默白也将将要接下一单大生意的事与娜娜说了,娜娜由衷的替李默白高兴,两人都喝了不少酒。

    饭后,李默白对娜娜说,我有些话,想同你单独谈谈,今天,你和孩子们就别回家了,咱们找一家宾馆住下,等孩子们睡着后,你来我的房间好吗。

    娜娜点头同意了,于是李默白找了一家宾馆登记了两套房间,娜娜去另一个房间哄孩子们睡觉,李默白独自在另一个房间里,在床上看着电视,等娜娜过来。(本回完)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zzj0102 + 5 优秀文章

总评分: 威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773

积分

圣骑士

发表于 2010-12-3 13:37:48 |显示全部楼层
情与事业哪个重要的话,不管男人有多么嘴硬,事实上唯一的答案一定是:事业。女人,永远是男人第二位的选择。
————————
偶觉得啊,没有学会有真正的自我付出精神的人,是没有爱情的。有的,不过是一种情感。
有事起奏 无事退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0

好友

8531

积分

风云使者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2-3 13:57:45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纠葛,官场现形记,着力刻画了当代商人和官员的嘴脸!高!

搬个板凳继续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2-3 14:44:19 |显示全部楼层
又等到了楼主更新,不错。
这个李默白估计也是比较有代表性的那种人吧,事业上相对成功,可在情感上实在是很失败啊,虽然他身边不乏女人,感觉他自己也弄不清该爱谁,最爱的恐怕只是自己,男人欠情债太多不是好事,迟早有一天都要还的,虽然说有得必有失,但觉得楼主这样的描写,对娜娜和叶文这两个真心爱他的女人有点不公,等着看下文吧。[s: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468

积分

精灵王

勤奋\\诚信\\注重过程\\结果随缘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2-3 15:01:55 |显示全部楼层
心情笔记:

       文章写到第二十九回,自已怎么看怎么有点不伦不类起来,对我而言也是在做着极限运动,我在挑战着自已的想象空间,期望给关注我作品的网友带去一点欢笑,因此本文无真实的素材依托,无现实的影子该画,写到这里,我只是出于探寻人生的无数种可能而已.

        看到网友跟贴对李默白杂乱的情事发表看法,其实对于情事的描写,我也是想吸引一下眼球而已,希望大家不要向文中的李默白一样有如此多的情事,这不是好事,为情所累,到头来会万事成空,情事,只是一种过眼云烟,当然,一切都看开了,人生自然也会了然无味,人生,当然需要知已,红颜也好,蓝颜也罢,我们一定把握住一个度,有些事情,我们是不能超越的,把握住这个度,不要超越,我们用心灵去沟通,我们会得到力量.超越了,你会失去美好的东西.这是一个意思力与克制的话题,人只有克制欲望,超越自我,才能得到心灵的净化,才会活得踏实.

          一点感悟.与网友分享.

          也再次感谢关注我拙作的网友,您们的支持,一直是我前行的动力.
江山不倒,自有人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2-3 15:09:53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也不要被网友们的看法影响自己的写作思路啊,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情感上不会学李默白的,呵呵,继续写下去吧,期待更多的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2

积分

骑士

招标师徽章

发表于 2010-12-3 17:00:06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李默白真的不知道是在爱谁,也许就如楼上的所说,其实爱的是他自己吧,我承认人在某些时段情感会有迷离、彷徨,但总觉得再迷茫也不能不控制自己啊!真的希望李默白的成功不是靠女人的力量!!不知说得对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0-12-3 17:03:45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6楼孤竹云裳于2010-12-03 17:00发表的 :
感觉李默白真的不知道是在爱谁,也许就如楼上的所说,其实爱的是他自己吧,我承认人在某些时段情感会有迷离、彷徨,但总觉得再迷茫也不能不控制自己啊!真的希望李默白的成功不是靠女人的力量!!不知说得对否?

赞同!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或两个女人就足够了,要是太多了,恐怕就算负作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bbs.ebnew.com

GMT+8, 2020-11-25 13:36 , Processed in 0.06623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